革命生涯中难忘的导师--回忆毛泽东

郭述申

  一

  我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同志是在1927年5月。当时中国革命处于紧急的关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进行了空前野蛮的大屠杀。接着
又以“清党”为名,在广州等地实行白色恐怖,使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倒在血泊之中。毛泽东同志正在武汉参加领导全国的革命活动,向反动势力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又准备在武汉举行。在这种形势下,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沿岸劳动会议在汉口召开了。这是国际工人阶级对处于危难中的中国革命的大力支持。5月31日,全国农民协会和湖北省农民协会在汉口普海春饭店举行宴会,欢迎出席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沿岸劳动会议的代表。参加这次欢迎会的共有一百多人,除全国农协和湖北省农协的负责人外,还有武汉三镇的农民代表。我当时以湖北省农协常委的身份,代表省农协参加了这次欢迎会。在这次欢迎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敬仰已久的毛泽东同志。

  宴会开始前,毛泽东同志代表全国农协致欢迎词。他穿着一件灰色长衫,身材高大,举止稳健,气度不凡。他那浓重的湖南口音和有力的手势,使他的讲词更加洋溢着革命的热情和雄辩的力量。他阐述了中国革命的特点,指出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世界革命要靠各国人民的团结斗争。他说:国际帝国主义者为反对中国革命,支持中国反动派镇压中国革命的群众运动,太平洋沿岸的工人阶级首举义旗,反抗这一残酷的屠杀。中国农民自当更加团结,追随其后,作殊死战。中国农民运动,是革命进程中的主要的力量,尤其需要与全世界工人阶级携手前进,深赖于工人运动的影响与指导,这证明工人阶级天然是农民的领导者。今天,中国农民能得到国际无产阶级之指导,其有益于革命前途,实无可限量。他对中国革命特点的阐述和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关系的精辟论点,激励着到会代表,也使我难忘。毛泽东同志致词后,代表团团长、赤色职工国际委员长罗佐夫斯基和其他国家代表在会上发表了讲话。我代表湖北省农协致了诚挚的欢迎词。夏口县第一区农民代表也发了言。大家都谈到,中国革命运动离开农民即失去革命基础,中国农民是反对帝国主义的主力军,太平洋沿岸工人阶级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先锋队,所以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奋斗。最后,代表团团长罗佐夫斯基向毛泽东同志赠送了一枚纪念章,并亲手佩戴在他胸前。

  毛泽东同志在欢迎会上的讲话,精辟地说明了工人阶级是中国革命的领导者以及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是农民等中国革命的根本性问题,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光辉思想。这次讲话之前不久,毛泽东同志亲自到湖南调查研究,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了建立农村革命政权和农民武装的思想,在党的五次代表大会上,又进一步提出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土地问题。这些思想是当时还没有为全党所认识的。

  二

  不久,中国革命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由于陈独秀投降主义路线的错误,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一再退让,致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遭受失败,中国革命走向低潮。“七·一五”事变后,白色恐怖笼罩武汉,国民党要改组省农协。我根据党的决定,发表了反对国民党改组省农协的声明,并经组织派遣到中共京汉铁路南段特委工作,准备发动秋收起义。1930年,中央又派我到鄂豫皖苏区特委工作,在创建和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中,我们学习并坚持走井冈山道路,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创立革命根据地。在那时我们听到了中央根据地反“围剿”斗争的胜利消息,知道了毛泽东同志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受到极大的鼓舞。

  我和毛泽东同志第二次见面,已是八年后的1935年11月初的事了。我从鄂豫皖随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二十六、二十七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接连取得了崂山、榆林桥战役的胜利。10月底的一天,我们接到通知,说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要来军团部。当时军团部住在陕西省甘泉县道佐铺。军团长徐海东到前线部队去了,准备攻打张村驿等几个土顽据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