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聿明:共产党是我再生父母,
毛主席是我救命恩人呵

傲雪的红梅

   杜聿明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他的单人房间外面,不时响着多人的脚步声———或许是管理员给他送鲜牛奶,或许是科长给他送“大前门”牌香烟,或许是医生给他看病,或许是护士给他送药打针……

   他有胃溃疡。不能吃硬的,炊事员就给他吃软的:果子酱与面食;不能吃冷的,炊事员就给他吃热的:炖鸡与烧鱼。

   就这样,他的四种病,现在剩下三种。他有结核病,包括肺结核和肾结核。医治结核病的特效药是链霉素,可是我国当时不能生产。国外进口的链霉素多来自苏联,苏联链霉素药物性能不好。美英两国的链霉素质量过关,可是对中国大陆封锁禁运。为了抢救国民党战犯(除了杜聿明,还有黄维、康泽、文强以及即将来到功德林的杜建时、范汉杰等人,都患有严重的结核病)的生命,人民政府专门派人到香港、澳门等地,不惜重金,买回药物。

   就这样,他的四种病,现在剩下一种。最后一种病,就是发现未久的脊椎结核。不过离痊愈的时间也不远了,为了矫正杜聿明已经畸形的躯体,他只须静静地躺满三年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