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 深 似 海
——毛泽东和平民百姓的友情

永辉(湖南)

“你年纪大了,就骑我这匹老青马吧。”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清晨,一抹淡淡的曙色,刚刚从天边升起。
此时,山西临县的双塔村,还在梦乡安谧地沉睡。村东头一家农户的大门却悄悄地打开了。刚刚离开延安东渡黄河,向河北平山县进发的毛泽东和身边工作人员,就借宿在这户农家。当时,正是解放战争打得非常激烈且捷报频传的时候,在东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区已经解放;在西北,解放军已开始全面反攻;在华北、华东等地,人民解放军正在大力整编和集训,准备展开大规模反攻。毛主席自然特别忙碌。先天晚上,他一直工作到鸡叫三遍才休息。刚打了个吨,不等天亮又起床了。他不声不响地走出大门,拄着那根从转战陕北就一直伴随着他的柳木棍,在院子里散步。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骑那匹老青马,而要改乘吉普车,向西柏坡前进了。
“老侯在什么地方?”毛主席突然问卫士。
“他就在南边不远。”卫士回答。
这时,有人喊毛主席吃饭。他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回屋里吃饭去了。
老侯叫侯登科,是毛主席的马夫,从长征开始起,他就为毛主席喂马。

红军到达陕北以后,毛主席有一次同老侯交谈时说:“老侯呀,你喂的那匹马,在长征途中帮了我的大忙,我非常感谢你,这功劳可得给你记上呢!”说得老侯嘿嘿直笑。
“你愿意改行吗?”毛主席接着问。
“只要工作需要,我愿意继续跟着主席,为您喂马。”老侯一脸的坦诚。
“许多人都到前方打仗当干部去了,你还在这里喂马,不觉得太委屈了吗?”
“别人当干部,人家年轻有文化,我年纪大了,又没有文化,我愿意一辈子马夫。”老侯真挚地说,“我觉得喂马也是挺光荣的。能为主席您服务,我特别高兴。您不是经常讲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吗?我就愿意分工喂马。”
毛主席听了很高兴,说:“你愿意干这个工作,我也欢迎你在身边工作,那你就再喂一段时间马吧。”
就这样,在延安时期,老侯一直在毛主席身边。他精心喂养的两匹马,专为毛主席送信、送电报、送文件、到延安新华印刷厂取报纸之用。
党中央撤离延安以后,在清涧县的枣林沟曾作出决定,将中央机关分为前委、后委、工委三个部分,并决定毛主席继续留在陕北指挥作战。
有一天,毛主席再次找到老侯,说:
“老侯同志,我要在陕北打游击了,你年岁大了,过河东去吧。”老侯比毛主席大四岁,毛主席担心他吃不消,关心地劝他过黄河。
听了主席的话,老侯感到一股暧流在心头穿过,他有些激动地说:“我年纪是大一点,但身体很好。主席留在陕北,我怎么能过黄河呢?主席不是说,不打败胡宗南决不过黄河吗?我愿意跟着主席,打败胡宗南再过黄河!”
停了一会,他接着说:“再说,以后打游击,主席您还要骑马呢,我得把马喂好嘛!”老侯说完深情地望着毛主席,他实在不想离开他。
“那好吧!”毛主席非常感动。
于是,老侯便继续留在毛主席身边。

在转战陕北的艰苦岁月里,毛主席的马翻过了多少山走过了多少峁,老侯的两条腿就走了多少路。下雨时,为了保护毛主席的衣服、被褥不被雨水打湿,老侯总是把自己的羊皮大衣盖在马褡子上,真是作到了尽心尽意,尽职尽责。
有一次,后勤人员好不容易给毛主席弄来了几个白面馒头,毛主席分给大家吃。
分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了, 毛主席举起其中的一个,高声说:“老侯,给你一个!”
毛主席从心里感谢老侯,关心老侯,使老侯深受感动。但他不爱多讲话,不善于表述心中的感情。他是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表达对毛主席的爱戴。在转战陕北那段十分艰苦的岁月里,毛主席使用的三匹马,都是老侯一个人喂养,不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