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柏坡到中南海

   从西柏坡到中南海,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永远值得纪念的一章。由长征出版社出版的《从西柏坡到中南海——红都秘事》(舒云著)一书详细生动地讲述毛泽东在这段历史中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毛泽东秘密进入北平出乎蒋介石意料

   3月24日,新北平市市长叶剑英从北平城中打来电话,说请毛主席和中央首长今晚上乘火车进北平;明天下午安排了西苑机场阅兵式,并邀请了各界人士。叶剑英说:“这也算我们对各界的欢迎吧。”

   天黑以后,叶剑英和滕代远乘坐给毛主席准备的专列来到涿县。

   叶剑英一进门,就把进北平的具体安排报告了毛泽东。

   毛泽东点头表示同意。

   中共中央进北平的行动由周恩来主管。

   毛泽东说:“党中央进北平,这是一桩大事,政治意义十分重大,是在党和军队胜利的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事情,一定要计划好。”

   根据周恩来关于搬家的具体指示,成立了以北平市市长叶剑英为首的组织委员会。这个组织委员会除了叶剑英外,还有平津卫戍司令员聂荣臻、北平警备司令员程子华、第四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当然,还少不了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他们对中共中央在来北平的沿途警卫、对空警戒、阅后以及城市庆祝等等都作了极严密的部署,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考虑周到了。

   3月25日凌晨,灯火通明的专列已经做好出发准备,从涿县一路不停车,直达北平清华园。除了前卫、后卫和专列这三辆车外,涿县到北平的铁路线上再也没有安排其它列车。所以,清华园和西直门都作了警卫部署。

   虽然专列只有七八节车厢,很短,但是因为铁轨、因为安全和其它一些原因,开得像蜗牛一般,本来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却晚点了很长时间,到清华园天已经大亮了。一路极平安。

   当天晚上,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毛泽东和党中央胜利到达北平的消息。

   在溪口老家的蒋介石听到这个消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连火都忘了发了,说:“我们的情报人员都干什么去了啊?”

毛泽东由衷赞叹双清别墅

   毛泽东在进北平的那天夜半,坐着没有防弹设施的小汽车上了香山。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爬香山。

   香山的公路是临时抢修的,小轿车爬坡相当吃力,虽然司机狠踩油门,也不那么顶事。进香山大门不久,又遇上一个70度左右的大斜坡,汽车哇哇猛响,车轮就是原地打滑。

   毛泽东说:“上不去吧?我们下来走好了。”

   司机说:“好,主席你先下车,我把汽车倒回去,再往前冲一下,这样出不了事。”

   毛泽东和周恩来他们慢慢踩着夜色,顺公路到了香山慈幼院的后门。

   一辆吉普车停在那里。这是毛泽东从西柏坡到北平坐的吉普车,司机周西林正等在那里。

   毛泽东问:“不是到了吗?为什么要上车?”

   周恩来说:“这路太陡,小汽车爬不上去,必须换越野吉普,前面还有好长一段路呢。”

   果然,越野吉普又开了一阵,才到了一个院子附近。这回真到了。

   双清别墅,是1917年熊希龄在香山修建的私人别墅。取名双清,是因为这里有两股清清的泉水,清代乾隆皇帝在泉边的石崖上题过“双清”的字样。

   “这个院子不错呀,比我们在西柏坡的院子还大还漂亮。”毛泽东由衷地赞叹道。

   工作人员专备了一个竹提篮,每天给毛泽东送饭。几十年后,这个竹篮上了照片,陈列在作为纪念馆的双清别墅的墙上。

   这排房子中,除毛泽东使用的房间外,还有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储藏室和小厨房。

   从此,毛泽东住在这里,一直到6月份进城。但是,毛泽东只是白天去中南海办公,夜里仍回双清别墅休息。

毛泽东说:“你们不要把我锁在柜子里!”

   还是毛泽东住在玉泉山的时候。一天下午,挺凉快,毛泽东从玉泉山出来了。他夜里工作,上午睡觉,下午睡醒了自然想出去散散步。

   也许毛泽东在想事情,或者他还不习惯外出交待一声,喜欢自己独自走走,在延安在西柏坡他已经随便惯了。反正他谁也没讲,独自一人往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