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不同意毛泽东在三峡游泳揭秘

毛主席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他小的时候体质比较弱,就有意识地锻炼身体,常在宅院前面的池塘里游泳。后来还常和同学到湘江去游泳。坚持游泳使他的体质增强了,为以后投身革命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花甲之年,他开始迷恋昔日搏击江河湖泊的畅快,决心从小小的游泳池里游出去。毛主席游过长江、湘江、赣江、珠江、钱塘江;游过北戴河;还游过北京十三陵水库、湖南韶山水库、湖南滴水洞水库、江西芦林水库、武汉东湖等祖国的知名大川。

   毛主席提出游三峡

   1958年,毛主席在长江里游过六七次后,觉得不过瘾,有一天豪情大发,提出要去三峡游,"这可急坏了所有人!"三峡河道水流湍急怪异,是万万游不得的。但是毛主席既然讲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组织人力对三峡进行认真勘察,用事实让毛主席改变念头。为此,在武汉与重庆之间,谢滋群和他的同事们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一次次的调查证明,三峡实在游不得。

   谢滋群说:"当时我们组建了一个调查组,不但做了深入、细致的调查,还绘制了很多图纸,王任重看了图纸,听了汇报以后,又指派我牵头,由长江航运局副局长邓少云、省公安厅副厅长吴国扬和朱汉雄同志参加,再次考察三峡。朱汉雄提出,鉴于三峡水流凶险、怪异,水上保卫任务需要空军部队的大力配合,充分发挥直升机机动灵活,不受制于急流、险滩的优越性,提供空中支援。我十分欣赏这个建议,王任重当即让马上找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刘丰协商。当日夜晚,直升机团团长就乘火车来到了武汉。"

   接着,谢滋群就带领考察组进入三峡,在宜昌和奉节之间往返多次,用目测的方法对三峡水流作"船上观"。在整个考察过程中,直升机团团长忧心忡忡,他说,直升机来三峡执行这样重大的任务是我们的光荣,但是,从安阳到三峡,距离很远,直升机必须有它的落脚点。比如,它每天都要加油、要降落,从河南安阳起飞再回到安阳加油是不行的。直升机保护自身安全的任务也是很艰巨的,三峡从南岸到北岸扯了不少电缆、电线,碰上这些线就可能机毁人亡!

   考察组向公安部做了报告,罗瑞卿坐飞机来到武汉,他带着警卫骨干和游泳能手,坐飞机从天上越过三峡进行考察。谢滋群陪同前往,测出水的流速为6米/秒,"绝不能游!"但毛主席执意要游,王任重只好发电报到中 央,中 央政治局很快回复:不同意毛主席游三峡。此事才平息。

   73岁时,毛主席顶风在长江游了15公里

   1966年7月25日,毛主席畅游长江的消息公开发表了,那一年,他老人家已经73岁高龄,但还是创造了顶5级大风、历时1小时零5分、游完15公里的纪录。

   毛主席游长江的时候,身边的工作人员个个手里攥把汗。毛主席游泳喜欢扎猛子。一猛子扎下去,半天头才露出水面,而且距他开始扎猛子的地方已好几米远。在游泳池还好,不管他扎到哪,透过清澈的池水总能找到他。可到了长江就不行了,浑浊的江水挡住了卫士和警卫战士的视线,他们个个都拼命地瞪大眼睛。游的过程中,他们还围成一个圆圈把毛主席围在中间。圈子围得又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照顾不过来毛主席,太小又影响他游泳。

   1975年1月,毛主席在长沙提出,他要下水游泳,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感到惊讶。从1974年开始,因病情加重,毛主席大约半年没有下水。可毛主席提出的他们必须执行。经过与地方的联系,毛主席来到湖南省委的体育游泳馆。

   陪毛主席游泳的每位同志都很担心。毛主席走路都要人扶着,下到水里能行吗?据当时毛主席身边的卫士周福明回忆,他帮毛主席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毛主席右侧髋骨上的褥疮根本没有恢复,他迟疑了好半天,毛主席让他用胶布贴一下,然后带着伤下了水。

   周福明和工作人员搀扶着毛主席走向扶梯,王宇清、李连庆早已下水,等在扶梯的两侧。毛主席和往常一样,背对着水艰难地一步一步走下去。水刚没到大腿他停下了,毛主席习惯地蹲下身站起来,再蹲下身,再站起来,反复几次,使全身先适应一下水中的温度。突然,毛主席两手一松两脚一蹬游了出去。他先是仰游,又改成侧游,不时地改变游泳姿势。在岸上他行动不便,但一进了水,毛主席的身姿自如多了,仍能游出一些花样,令在场的人们无比激动。当时毛主席也很高兴,风趣地对周福明讲:"明天还要到这个大澡盆里洗澡。"

   这次游泳开始计划只游十分钟,可毛主席一下游了二十来分钟,而且连续四五天下水,一天比一天游的时间长,到最后一天毛主席竟游了四十分钟。

   最后一天毛主席感觉累了,他游到扶梯旁试图自己上来,可显得力不从心。眼明手快的周福明用左胳膊一下将他揽住,毛主席搭着周福明的肩膀,借助别人的力量上来了。这一瞬间被当时在场的一位地方同志摄入镜头,一直保存至今。

神秘的"水上护卫队"

   "主席游泳时遇过危险吗?"记者问。"没有!即使有,也被及时排除。"谢滋群笑道,"当时,我们要封锁码头,不让船只过来。同时,为了提防江猪、鳄鱼,还采取很多防范措施。水里的安保人员和小划子上的警卫,也都要经过专门训练。"

   据谢滋群回忆,当年为了保证毛主席的安全,武汉市公安局专门组建了一支"水上护卫队",由朱汉雄负责。这是要在公安系统内部挑选若干名精通水性的"浪里白条",建立一支绝对信得过的水上保卫队伍,但又不可以泄露毛主席就要游长江的机密。他便以武汉市公安局举办游泳比赛的名义,动员全局的游泳能手报名参赛,在上万名公安干警中进行选拔。初赛时报名三千人,经过多次淘汰赛,只剩下数十人,又在其中挑选出生在水乡的、会划小划子的,在江河、湖区打过鱼的,最后只剩下二十几个人,加上从体委挑选的一名游泳教练员、一名游泳运动员、一名救生员,全部调到警卫处进行集中训练。

   训练前,谢滋群和朱汉雄在纸上画好了一个外方内圆的图形,把四个小划子布置在长方形的四个角上。长方形的中心被假定为毛主席和他身边工作人员的游泳位置。水上卫士们在小划子圈起的方阵里摆成环状队形,围绕着中心位置不停地划水游动,要在游动中保持队形的稳定。"当时大家都感到奇怪,问练习这个有什么用,我们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要求按照规定训练。"

   "水上卫队"的训练方案经过省、市公安系统和省委、市委主要领导的批准后,警卫处就从武汉市水上公安分局调来了一艘小汽艇,又找到四个小划子。每天早上,小汽艇都要拖着四个小划子逆江水而上,到达汉阳的鹦洲,洲上边有个地方叫沌口,在这里下水练兵。之所以要小划子参加,是因为小划子行动灵活,可以近身,机器船是不能贴近身体的。

   一大早江水很凉,大家都要穿着大衣上船,还要提着篮子,带上馒头、咸鸭蛋和御寒的烧酒。开始演练时,一跳进江水,人就被冲散了,保持不住队形。后来,一遍遍地练下去,竟然渐渐游出了队形。每游完一次,还要用小汽艇把小划子从下游拖上去,再练第二遍。

   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终于在江水中形成了稳定的队形。省、市公安领导看了都很满意,又特意请来深谙水性的武汉市委第二书记李尔重观看演习。他看到四个小划子如同钉子一般钉在江面的四个角上,标志出一个无形的方阵,无论方阵在江水中怎样移动,四个小划子在四个角上的位置纹丝不动;方阵内是一个旋转不已却又不散不乱的人圈,不由得连连称奇。

   毛主席游泳全凭兴致,安排的次数多了,谢滋群也摸到了规律,整套保卫班子练就了高效率的工作模式。"主席是不听工作人员的计划的,每次他要游泳,我们只能临时开会。"毛主席渡江是想放松身心,作为安保人员,谢滋群的任务是给毛主席创造一个安全、安静的环境,毛主席在武汉期间,谢滋群就日夜驻守在毛主席身边,谢滋群清楚地记得:"我还和主席一起吃过3次饭,一次在梅岭,两次在船上。"

   采访结束时,谢滋群告诉记者,他的女婿就在天津工作,他对天津也因此多了一份感情。

   青年人要到大风大浪中锻炼

   谢滋群说:"主席在游泳时,一般都很高兴,经常与距离较近的卫士和工作人员闲聊两句,时不时地还会向站在船上的工作人员看几眼,甚至还会招呼船上的人下水,和他一同游泳。"在长江里游泳的毛主席,完全放松,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毛主席的体力非常好,一般情况下,只要一下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上船休息的。据他回忆,毛主席下水后,都会连续游几十分钟或一两个小时,中途从不休息,只有游完后,才会在船上喝些茶水。

   毛主席首次畅游长江后,均匀地喘着气,显得悠然自得。他坐在睡椅上,拿着香烟,久久没有点上,他笑着对王任重说:"你们不会游泳的人,要学学嘛!以后有机会我要和你们比赛的哟!"

   之后游长江,毛主席经常鼓励工作人员和他一起游泳,他总是说:"游泳是锻炼身体,是对身体有好处的。长江水深流急,可以锻炼身体,可以锻炼意志。"

   1956年和1957年毛主席两次在武汉畅游长江,同济医院接到了一项光荣使命,那就是负责中 央首长来武汉的保健护理工作。蔡红娇从众多的医务人员中脱颖而出,两度成为毛主席的保健护士。

   最令蔡红娇难忘的是为毛主席当保健护士的经历。那天,她接到上级通知,说要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在进行严格的封闭训练后,又乘小船随武汉公安局和体育馆的两名游泳健将做横渡长江的演练。

   毛主席视察了武汉国棉六厂后,便来到武昌中华路轮渡码头。长江两岸,红旗招展,人头攒动,锣鼓喧天。三位保健人员在警卫的严格保护下,随毛主席来到码头。当蔡红娇帮助毛主席从快艇上下水时,毛主席对她说:"小姑娘,走,下水呀!"蔡红娇不好意思地答道:"主席,对不起,我不会游泳,我只能在船头与您老人家为伴了。"毛主席有说有笑地下水了。


   毛主席的伟人风采,深深地感染了两岸热情欢呼的湖北人。他从武昌中华路轮渡码头下水,到汉口滨江公园处上岸,长达两个多小时。其间不仅没有休息,而且还不停地与船上的人谈笑风生,正像他在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游泳》中所写的:"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毛主席上岸后,对为他擦背的蔡红娇和蔼地说:"你怎么身上还是干的,真的没有下水呀!"蔡红娇答道:"是,主席。"毛主席又语重心长地说:"青年人,应该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锻炼。"

常思量

《人民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