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想起他……

杨润身

毛泽东同志离开我们已28年了,心里还常常想起他。
只要想起他,就想起旧社会阶级剥削压迫之苦:冬令不得暖,新年难吃一顿白面饺子;杨白劳般的父亲,不到而立之年,就腰背弯曲得如牛似马。抗日战争爆发,我毅然告别父母,参加革命。跟随他走过风风雨雨,从胜利走向胜利。
只要想起他,就想起他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感到十分自豪。
只要想起他,就想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取得的伟大胜利,使美国的常胜将军麦克阿瑟、李奇微、克拉克,个个落败。被迫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司令克拉克哀叹:“我获得了一个不值得羡慕的名声: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赖德雷说:“这是在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敌人,打错误的仗。”又想起尼克松。基辛格来中国谈判建交,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无比的骄傲。
只要想起他,就想起他对赫鲁晓夫的批判,明确地指出赫鲁晓夫对苏共的背叛:丢弃斯大林这把刀子,又把列宁的这把刀子丢得差不多了;必然卫星上天,红旗落地。这是何等的英明!只要想起他,就想起他在七届二中全会讲话中指出:“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从刘青山、张子善到成克杰、胡长清等,一个又一个,一窝又一窝,走向了刑场。另有一些省市委书记、省市长,像陈希同、慕绥新则走进了高墙;还有一些,像程维高等被罢官、降级。开除党籍。这证明他的远见是何等英明。
又想起延安时期,毙了黄克功、肖玉壁等犯了罪的“革命功臣”之后,他在一次谈话中曾说:“治国就是治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如果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治理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老百姓一定当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是这样……谁要是搞腐败那一套,我毛泽东就割谁的脑袋。我毛泽东若是搞腐败,人民就割我毛泽东的脑袋。”他真不愧是英明、伟大的领袖。不愧是民族独立富强的一面旗帜。
西方敌对势力对这面旗帜惧怕而又憎恨,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当中,美国的一个反共老手说解决中国的问题,只有把毛泽东思想彻底根除了。一个美国将领说,美国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永远赶不上我们。怕的是中国军队毛泽东化。中国军队离毛泽东越远,美军的胜算就越大。
在我们国内,有少数自认为很有文化知识的人对毛泽东、毛泽东思想淡化的淡化,丑化的丑化,千方百计地加以否定,实在令人痛心,让人气愤。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但他是历史巨人、民族英雄。没有他就没有新中国,这是铁的事实。
真理在人民当中。我们的最广大的人民作出了最有力的回答:人民敬仰毛泽东。我曾到北京出席纪念毛泽东的一次盛会,告诉出租车司机会议的内容,出租车司机一口谢绝我付车钱,说他也纪念毛主席哩。我常生活在农村,农民家里均有毛主席画像;腊月,我走进年画市场,卖得最快的是毛主席画像;我到西柏坡,一个叫阎民权的农民一定要敬我一杯酒。我说为嘛?他说,就因为你在“文革”中受了委屈还敬仰毛主席,才敬你这杯酒。
民意不可违。
伟人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光辉定如灿烂的朝阳,永不熄灭!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摘自2004年第12期《中华魂》)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