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警卫战士陈长江

   1950年,陈长江到毛泽东身边从事警卫工作,直至毛泽东去世。他先后担任中央警卫团分队长、一中队中队长、干部大队大队长职务。但直到1952年4月,陈长江才第一次有机会跟毛泽东谈话,这次谈话给陈长江留下了什么印象呢?

   毛主席出来散步,回来的时候看到我,我按警卫规定给他敬了个礼。主席不太认识我,就问我是什么地方人,我刚刚说出一个江字,他就说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你是什么地方的人。他接着说你是江苏如皋、海安一带的。我说对呀,我是海安的。他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陈长江。他说你这个名字好嘛,中国的第一大江,你说了以后我就能记住了。果然,在以后的几十年当中,从1952年4月算起到主席去世,主席一直记得我的名字。如果有那么十几二十天看不到我,再次见到我时,他就会问我,长江,你到哪儿去了?我说没有到哪儿去呀,主席见了我就叫“长江”两个字,让我感觉特别亲切。
   再一次谈话的时侯,他问我们那个地区的情况。我就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主席,主席也把他了解的情况介绍给我。比如华中野战军在苏北苏中地区战斗的情况,我就不太了解。他说你是属于陈毅、粟裕的部队,解放战争刚开始的时候,著名的七战七捷你知道吧?我说,我知道打仗,具体情况不清楚。他说在你们海安就打了两仗。七战中的第三战就是在你们海安嘛。此前两个胜仗打疼了敌人,他们不甘心哪。第三战的时候,国民党军的总参谋长陈诚被我们请出来了,他从南京跑到南通,给坐镇南通的汤恩伯撑腰打气,还有一个白崇禧也跑到徐州去督战。这一次总兵力达到了五万多人,朝海安轮番猛攻,粟裕那边哪,仅有一个纵队三千多一点的兵力,我军以伤亡二百余人的代价,不仅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而且杀伤敌人三千余人啊,创造了当时敌我双方伤亡十五比一的新纪录。这些个情况,你都知道吧?我说我当时是个普通战士,只知道打了胜仗,没有了解这么多情况,对纵队的情况也不了解。噢,打仗太紧张喽。他说打黄桥你知道吧?我说黄桥离我们家才三十多里路,听说过一些情况。他说陈毅在那儿跟顽固派斗争,你了解吗?我说不太清楚,实际上斗争是1941年就开始的,抗日战争还没结束,我那时候还小,还没参军呢,不太了解。他说陈毅这个人哪,跟顽固派打仗的时候,有打,有拉,搞统一战线,搞得很好。主席说起当年的战斗故事,真是激情澎湃,让人热血沸腾。
   主席又问了我的家庭情况。我说我家庭很贫困,解放前没有一亩地,没有一间房,我很小的时候,刚刚十二岁就跟人家扛长活。我家的生活相当困苦,像乞丐一样地生活。他说怎么那么穷呢?我说我们那个地区不仅是我们一家,不少人家都是这样子。他说现在怎么样啊?我说1947年土地改革以后,我们家分到了十四亩地,分了三间好瓦房,还有牲口,现在的生活比较好了,我弟弟妹妹都能上学了。
   这一次是我和主席在一起比较正式的谈话,我当时的感想就是:主席的知识很渊博,他不仅了解新四军的情况,而且了解我们家乡的情况,比我了解得还清楚。

   ……

   一天,陈长江陪同毛泽东散步,毛泽东给他安排了一次农村调查任务。

   1967年,那是“文化大革命”初期。这个时期,主席睡不好觉就起来散步,到游泳池边上散步,有王海容、唐闻生陪着,我,加上老李,李连庆。散步的时候,他说城里搞得挺热闹的,农村里怎么样啊?我们几个对农村的情况也不了解,所以就没人回答。主席说,长江啊,你多长时间没有回家去了?我说快两年了。农村的情况你了解吗?我说不太了解。他说给你和李连庆十五天时间,你们回去看看农村的事怎么样?我们点点头,表示照主席的吩咐办。又转了半圈之后,主席想了一想又说,你们来回的路程就要七八天时间,十五天的时间,在家里一个礼拜是不是有点短呀?他说再加五天,二十天,李连庆回广东老家,长江回江苏老家。回去了解了解情况,回来后跟我汇报。这一段时间,我就在中南海,不上别处去,有什么事情就交给你们的副指导员、副中队长,下午你们就走。主席办什么事,考虑成熟了,从来是雷厉风行。

   陈长江从家乡回来以后,就找机会向毛泽东做了汇报。

   我们这个调查并不是特别着急的事情,主席平常工作很忙,我们在他身边有一个好处,可以在他稍微空闲或者休息的时候,把我们调查的情况向他老人家念叨念叨。有一天下午,我看到主席没有什么急需处理的事情,我说,主席,我把在家乡看到、听到、了解到的情况给您讲一讲,钦差的汇报还是要听的哦,讲一讲吧。主席讲话总是那么幽默。我说我们那个地区呀,到1961年食堂就全部解散了。因为搞食堂确实有困难,不是因为众口难调,农村人吃饱就好,没有那么多讲究。主席插话,我就喜欢这样,我们的人民,特别是劳动人民都很朴素,而我们党内的一些人可是很讲究哪,资产阶级思想很严重。主席说完,我又接上原先的话头,食堂解散主要是因为粮食本来就不够吃,食堂的浪费又很大,群众有意见。村子里的人一家一户住得比较分散,有老有小,大家还想靠洗锅水拌食来喂猪、喂牲口,可在大食堂这些东西都浪费了。主席说你知道上海那么大的城市才百分之三十的人吃食堂,百分之七十的人还在一家一户地做饭,有时候中午带一顿饭去上班。农村里住得分散,老的老,小的小,集中起来省去了许多麻烦,一开始他们都说食堂好,包括我们自己的同志都是赞成的,那个时候都说食堂好,这个好,那个好,还列出了诸多好处。我也同意他们说办食堂好,后来又有人提出要根据实际情况,这个不能办了。可汇报到我这里的材料都说食堂好,都说粮食过关,那就搞调查研究,让事实说话嘛。

《温情毛泽东》 (辽宁人民出版社)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