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病休东华山

   1932年春,时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经苏区中央局批准,到瑞金的东华山休养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他名为“休养”,却把休养地变成了革命大课堂、人民来访接待处、思谋军国大计的运筹所,体现了他在逆境中对党、对革命、对人民的坚定信念和忠贞品格。
      身心俱疲 方寸不乱
   毛泽东是1932年1月中旬,在叶坪主持召开苏区中央局会议后不久,向苏区中央局请病假休养的。他这回是真病了,而且身心俱疲。自从率军秋收起义,尤其是走出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以来,连年的夜以继日地征战劳顿,又常常食不果腹、衣不御寒,毛泽东的身体日见消瘦,脸色苍白,随时都有垮下来的可能。更使他伤心的是,敌人对他无奈其何,而自己的同志(特别是来自上海的中央代表)却对他进行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那是在1931年11月初,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夕,由中共中央代表团在瑞金叶坪主持召开的苏区党组织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身为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的毛泽东,被斥为“狭隘经验论”、“富农路线”、“右倾机会主义”。他和战友们从中央苏区实际出发,制订的根据地问题、军事问题、土地革命路线问题上的一整套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统统成了错误。这其实就是对毛泽东的不点名批判。转年1月中旬,毛泽东主持召开苏区中央局会议,报告三次反“围剿”的情况和“九?一八”事变后的全国形势。他认为由于后者,势必引发全国抗日高潮,国内阶级关系必将发生变化。这番见解又遭到中央代表团某成员的指责,说他看不出“日本占领东北主要是为了进攻苏联”,不提“武装保卫苏联”,“就是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批评势头之猛,竟令毛泽东沉默,一言不发,使会议记录员无法再往下记,以至于会议在中途更换主持人。毛泽东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了,他心力交瘁,遂萌生病休之意。
   1932年1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带着警卫班几个战士,来到临时中央政府总务处给找好的休养地东华山。东华山地处叶坪东边,距离叶坪只有三四里。山虽不高大,却林木葱郁,景色怡人。据传昔有仙人游此,留下足迹在山石上。山上有座小庙,无人住持,正好做了他们的住处。毛泽东放眼四望,只见朔风中该绿的绿,该黄的黄,该落的落,该长的长,这便成了隆冬气象,心中顿觉平和许多。
   当晚,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一早,他就召集警卫战士开会,要大家讨论一下,怎样度过这些天。警卫战士正好头晚议过这事,便众口一词地说:“保卫主席安全,让主席休养好!”毛泽东望着大家笑问道:“还做些什么事呢?”见警卫战士们一时语塞,毛泽东就说:“我提个意见大家考虑考虑……”原来,毛泽东想到这些穷苦人出身的警卫战士还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将来难以担当更重大的责任,便有心利用这段日子,教大家学文化、学时事。他给大家制订了一个简单的学习计划:每天上午学习两个小时的文化,下午学习两个小时的时事,晚上自习一个小时。针对警卫战士怕因此影响自己休养,毛泽东坦然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休养是多种多样的,如果你们都认真学习,成绩好,我的心情就愉快。心情一愉快,不就休养好了嘛。”
   从第三天起,大家就按照毛主席的安排,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学习。每天上午八时,大家坐在庙后的大片红沙石上听讲。毛泽东选一块竖立的石块当黑板,用木炭作粉笔,教战士们识字。战士们则用木棍在泥地上学写。毛泽东风趣地把这种情景叫做“天当屋,地作纸,坐石上,学道理。”他规定战士们每人每天要学会五个字,做到会念、会写、会解、会用。为此,他教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