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对人类最伟大的贡献

(总合文——谨以此敬悼伟人)

出于忠朴的社会主义灵魂,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建立后的巩固发展,倾心注情。从矛盾斗争学说所揭示的事物曲折运动规律,以及社会运动的一般状况和现实斗争出发,毛泽东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以来的每一位革命导师都更为深刻地看到了社会主义运动的艰巨性,斗争的复杂性和长期性,从而,第一个提出反“和平演变”的问题。诚然,反“和平演变”问题,在毛泽东逝世后也引起极大的争议。不过,这一争议,在人民方面,今天已暂趋平息,因为理论界对此已基本上形成共识。人们已较为普遍地承认这一理论一般性的指导意义,同时,也较为一致地承认它在解决我国社会主义道路问题上,在实际斗争中,存在一些片面性,即自身也明显带有“处在涤罪的历程中”的特征。

这里,侧重说明毛泽东反“和平演变”理论和实践的科学性。

一、现实的告示:反“和平演变”不是无病呻吟。

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告诉我们,一切社会意识说到底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不是正确的反映,就是虚幻的、颠倒的,或错误的反映。能不能正确地反映社会存在而产生科学理论,则取决于三方面因素:第一、社会存在(即社会事物诸矛盾、本质)是否已全面展开和显露;第二、认识主体的认识能为(把握认识工具、前人的正确认识理论,以及综合归纳的能力)是否能够达于已全面展开的矛盾;第三、认识主体是否有足够的精神动力和健康的心态(没有不良的心理定势)。由此可以说,正确的认识和理论不会出现在客体本质的初现乍露期,不会产生于不学无术而仅凭个人感觉的实用主义者的大脑中;更不可能出现在满脑旧意识而缺乏革命精神的混世政客的心灵上。这里尤其应该强调:在外在条件和机会相同的条件下,真理之神独钟那些为该时代奋斗矢志不渝、无私奉献和不倦研究精神的人。毛泽东正是这一类的伟人。这里,我们当然不是主张人们重建对毛泽东的情感上的迷信,而是在提示认识主体的自身在认识真理过程中,所必然道循的一般的思想认识逻辑。

作为认识当代社会主义运行一般规律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辩证法已相对完备。它告诉人们:"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进行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便认识到什么程度。"(1)“人的全部认识是沿着一条错综复杂的曲线发展的”(2)。毛泽东正是依据这一理论工具,在社会实践的基地上开展社会主义研究,“经过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去完成时代赋予的认识任务。作为指导认识社会主义的辩证法的一个具体内容是:事物发展不是顺直的,而通常由肯定发展到否定,否定再发展到否定之否定;任何社会性新生事物的产生、发展,不是一连串精彩的跳跃,都有一个曲折并且长期斗争的过程。列宁特别注意到这一点。

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发展的历史和现状,以及针对中国社会主义建立以后的一些具体情况(显然,有些情况被个别人有选择地夸大或掩盖了),毛泽东逐步深化了社会主义产生、发展和巩固的长期性、曲折性的认识,并丰富了理论。

首先,就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本身,即马恩的科学社会主义,它的产生并被人们承认,就是一个充满曲折反复的过程。人们懂得,这一曲折过程是毛泽东认识社会主义产生、发展的一般规律,并提出反“和平演变”理论的史实性前提。

史实之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产生和被人们承认是一个曲折过程。

人所共知,社会主义的最早形态,是以慈善家的空想出现的。这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是和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等人的名字连在一起。它以倡导人类的普遍理性,向统治阶级呼吁施舍,提倡在社会和谐中消灭私人经营和阶级对立为主要内容的。其本质不过是纯粹的乌托邦。也因此,它在唤起无产阶级的普遍激动和向往后,历史任务就完成了,──自己便在血淋淋的阶级对抗中被碰得粉碎。

可笑不过的是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但也不要小看它,早期同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抗衡的,它是主要力量。这种说到底是假而又假的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