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关于“人性”的批语

毛泽东在某某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日)


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某某同志起草了给续范亭同志的一封信,其内容主要是论述“人性”问题。毛泽东同志对信稿加了较多的批语,并于十二月十七日写了短信给该同志。毛泽东同志的批语,批评了该同志关于人性的一些不正确观点。该同志认为“对我们益处很大”,因函送弼时、恩来、朱德同志一阅,并注明“德怀、康生同志已看过”。周恩来和朱德同志都圈阅了,朱德同志并写有:“我看过了,很好很好,多次争论以免认识错误。朱。”可见,这是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关于“人性”问题的一次堪为楷模的同志式的讨论和学习。

以下把毛批结合某相关信稿逐点摘录如下(信稿下的横线和问号是毛主席划的):



大概如我们到了四十岁以上的人,对于各种哲理问题是特别感觉兴趣的,因此,这也可以当作一种游戏。(毛批:这样说不妥。)

关于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是中国过去哲学历史上提得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也是二千余年来,历代均有争论,直到现在仍没有正确解决的一个问题。(毛批:马克思主义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 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缺乏拿马克思观点分析中国历史的工作,不能说还没有解决。)

何谓人生?

所谓人生,应该也是和一切物质的属性一样,即是人这种东西的属性。 (毛批:应从分析社会关系出发,不应从哲学定义出发。)

一切事物,均具有一定的实质,(毛批:即该物之特性。)而与其他事物区别。一切物质的属性,均是从各该事物的实质中发生出来的。当这个事物不与其他事物接触时,它的属性是蕴藏着,并不外现出来,这个事物的实质即不能被认识。但这个事物一与其他事物有一定程度的接触时,它的属性就表现出来,人们就可从它表现的属性去认识它的实质。(如真金有不怕火烧的属性,用金与火接触之后,人们就可认识金的实质)。当这个事物与其他事物有了全面的(全过程的)深刻的接触时,就要暴露它全部的实质,(毛批:事物的历史是无穷的,事物与事物的相互关系是无穷的,因而其属性是无穷的,普通所谓"全面暴露",实只其有限的一些部分,一些片断。)并也暴露它最深刻的最基本(毛批:比较深刻。)的实质,即暴露它的本性与本质。人们就可深刻的认识(毛批:认识也是无穷的。)到这个事物的本质。这是一个普遍的原理。

这对于人也是适用的。



人这种东西,是物质的东西,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物质性(或称物性,即来信所说的,“宇宙的共性”,宇宙万物的共同性,即万物的物质性)。

(※概指马克思写于1845年春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888年恩格斯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谈到马克思的这个《提纲》“这是匆匆写成的供以后研究用的笔记,根本没有打算付印。但是它作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是非常宝贵的。”(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二版,第212—213页)



人这种东西,又是动物的一部分,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动物性(或称兽性,即来信所说的“动物的共性”)。



但人这种东西,又是--种特殊的最高等的动物,--种发展到了最高形态的动物,不独可以与其他物质区别开来,而且与其他一切动物也有显然的一定实质上的区别。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与动物性之外,还具有特殊的为其他一切物质一切动物所没有的人性。所以一般的说来,人性也是一种物质性、一种动物性;但是特殊的来说,即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人性与-般的物质性、一般的动物性又应该也可以区别开来。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绝对区别开来的人性哲学(如许多宗教家及绝对的唯心论者)都是错误的;但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不加区别的哲学,也是错误的。

人与其他动物在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

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毛批: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人的脑筋及其全部神经系统特别发达(这是长期劳动长期斗争的结果),所以人能理解自然界各种事物发展的规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