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口思想研究

作者:梁中堂

作者简介: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委员。1983 年以来先后任中共山西省委党校教授、省计划生育委员会顾问、省社科院人口所所长、省社科院副院长、省政府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现为上海社科院教授。中央根据梁中堂的建议于1985年开始在山西翼城县试点二孩方案。

毛泽东人口思想是毛泽东关于中国人口问题的理论和观点的概括。近现代以来,任何寻求有关中国人口问题的解决途径,都离不开如何认识中国社会性质、中国向何处去、以及如何解决中国社会问题和中国如何发展等基本问题。所以,毛泽东人口思想首先是作为一种历史观出现的,是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问题的实践过程中产生的。毛泽东人口思想具有十分丰富的内容,是毛泽东思想整体不可分割的部分。毛泽东思想是马克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研究和理解毛泽东人口思想,既不能与毛泽东思想整体割裂开来,也不能离开毛泽东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探索的具体历史背景。由于历史发展的原因,我们过去对毛泽东人口思想的学习和认识,一方面要受到对毛泽东思想整体的评价和认识的局限,另一方面往往只能接触到毛泽东人口思想的一些孤立的话语片段而不得不语录式地学习,所以对其整体的研究和认识都是很不够的。近10几年来,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人们对新中国自己的历史和毛泽东思想的认识都更为客观和深入了,相继产生了一大批研究毛泽东历史和毛泽东思想的新成果。特别是一些毛泽东的文稿、文集和有关毛泽东的一些文献的相继出版,再现出许多过去无法了解的历史情节,使得我们有了一定的条件能够回到具体的历史中去研究毛泽东人口思想。

一、在革命实践中获得马克思主义人口理论
毛泽东早期革命活动就十分注意和重视人口问题。毛泽东起草的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期的红色根据地的许多政策性文件和其他各类文献,都有对人口状况进行具体的分析。 这一时期的毛泽东十分重视农村调查,先后进行了寻乌、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永新、宁冈等一些比较系统的调查。譬如在寻乌的调查中就有“人口的成分和他们在政治上的地位”、“农村人口成分”等方面的内容。 在《长冈乡调查》中,首先就向读者交代了该乡的“政治区划和户口”。 1931年,毛泽东起草文件通知,要求红军各政治部、地方各级政府调查人口和土地状况。 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观察和分析问题,写下许多不朽的论著,其中也包括运用马克思主义人口理论形成的论著,如1926年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7年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33年的《怎样分析农村阶级》、1939年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1940年的《新民主主义论》、1949年的《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等, 都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但是,一直到中国革命即将在全国范围取得胜利的几十年里,则很少有能够全面反映毛泽东人口思想的文献。1949年8月,美国政府面临其对华政策的失败,需要回答反对党的指责,从而发表了题为《美国与中国关系》白皮书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致美国总统杜鲁门的信。这两个文件,披露了一些过去难以见到的内幕材料。毛泽东抓住机遇,连续发表了5篇评论文章。 尤其最后一篇《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以历史唯物论观点回答了中国革命的必然性以及最终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由于美国政府白皮书和艾奇逊的信件用马尔萨斯人口论的观点阐释中国革命和中国社会发展问题,这就为毛泽东提供了全面阐述自己人口思想的机会。
艾奇逊在给杜鲁门的信中说,中国人口在十八、十九两个世纪里增加了一倍,因此使土地受到不堪负担的压力。人民的吃饭问题是每个中国政府必然碰到的第一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政府使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中共宣传的内容,一大部分是他们决心解决土地问题的诺言。
按照艾奇逊的观点,中国人口太多了,饭少了,所以发生革命。过去的政府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共产党也不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根据艾奇逊这一观点和逻辑,中国已有四、五亿的人口,是一种“不堪负担的压力”,谁也无法解决的吃饭问题决定了中国要继续发生战争,继续乱下去。这是直裸裸地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