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毛泽东主席重上井冈山谈话后的感想

作者:青争

读完王卓超回忆毛泽东重上井冈山(1965年)的一次谈话,有许多触动与感想。我觉得这篇文献的意义非常的重大,说说自己的体会。

[毛主席说:和平时期检验路线正确不正确就要难得多。]

这话说明了一个重点。毛主席作为伟大的战略家,思想家对路线,对未来的思考比较长远。对国家的发展,与长远的政策与路线,深思熟虑比较多。可困难的是,如何正确有效地评估和平时期的国家路线呢?主席很坦白的说,这件工作比起战争时期困难的多。

主席在65年发表的这段谈话,其实可以看到主席发动文革的动机是什么?目标是什么?不妨由此分析一下。见识一下一个伟大的战略的思维之力量在哪里。

主席时刻在想的是:我们中国凭什么去取胜的问题。这是一个跟走什么道路非常相关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主席那时讲的,今天的我们才能理解到是有相当精辟而富于远见的。

[王超然回忆说:记得主席一边抽烟一边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我觉得这段话特别的有远见,特别从近廿年,世界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发展历史看,文明冲突体现在以市场垄断,资源垄断,技术垄断为特征,大多数国家只能落得个劳力输出,资源输出,陷入长期债务偿还的下场,而只有西式民主,自由好像才是西方大国免费,甚至出钱大力资助的。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制度要成熟的多。哪么我们凭什么取胜啊?主席点明了走什么道路的利弊后,又回到了我们凭什么取胜的分析。

[主席说,我们要摸索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要继承和发扬井冈山的一些好制度,好作风。]

在这里表明了主席思考的重点。新中国成立16年,经历的风风雨雨,也遇到了不少困难。正有如当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几经挫折才坚定走井冈山革命的道路。所以才有主席重回记 井冈山。提到了井冈山精神,可最重要的还是井冈山时期的一些好制度与好作风。这是我们凭什么取胜,凭什么摸索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基础。有必要回顾一下文章中的这一段:

[记者:到 1965年 5月,建国已经 16年了,毛主席认为要怎样才能发扬井冈山精神?

王卓超:主席认为,要发扬井冈山精神,首先要分清路线问题。毛主席很强调路线,这点给我印象很深。主席结合当年井冈山的斗争,说了这样一些话。他说,路线对头,也会出现打败仗的时候,有时候是敌人太强大,有时候是我们的判断出现错误。不能简单地以一两次失败、挫折来判断路线问题。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我们就会变得比较聪明起来。当年在井冈山,开始不会打仗,后来是“十六字口诀” 越用越活。]

也正是在历史的回顾与反省中,我们总结出好的制度,好的作风,摸索出新的道路。值得注意的是主席在这里提到了政治民主以及提领导与权力的监督与制约。从这里可以看到文革的动机(另一种制度建立,政治民主与权力监督)。

[记 者:毛主席提到井冈山的好制度、好作风,具体是指什么?

王卓超:记得那天下午主席像老师考学生一样问我们井冈山精神是什么。我们回答说艰苦奋斗。他笑了,叫我们再想想,说艰苦奋斗只是一个方向,只是一点,还差两点,要从制度方向想。汪东兴加了一条支部建在连上。主席点点头,继续说:在井冈山时,我们摸索了一套好制度、好作风,现在比较提倡的是艰苦奋斗,得到重视的是支部建在连上,忽视的是士兵委员会。支部建在连上,随着我们掌握政权,现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建有党的组织,成为领导机构。党的力量加强了。但自觉接受群众监督,实行政治民主,保证我们党不脱离群众,比井冈山时士兵委员会就要差多了。全国性的政治民主更没有形成为一种制度、一种有效的方式,井冈山时期士兵委员会是有很大作用的。主席将井冈山士兵委员会的作用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地位,他重新提起《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他写过的话:“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制度,将是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一个重要的武器”,说全国都需要推行政治民主。]

在这里主席特别强调与重视士兵委员会,强调全国性的政治民主上升到一种制度,一种有效的权力监督方式。这对理解文革后,中国工厂与企业出现革委会,出现老中青三结合的制度有所启示。看得出毛主度发动文革的动机之一,就是想如井冈山建立了那个时期的好作风好制度一样。通过文革,建立起和平时期,摸索出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新制度与新作见。在这里,毛主席指明了是摸索,会有一个摸索与提高的过程。正如主席所说“当年在井冈山,开始不会打仗,后来是“十六字口诀” 越用越活。”一样。

[我记得,当时刘俊秀请教主席说:现在工厂都有工会,农村有贫下中农协会,这和士兵委员会是不是差不多的组织?主席说:两者不一样。土兵委员会可以监督连长、营长、团长,它有很大的权利。现在工厂的工会可以监督厂长书记吗?谁又来监督我们的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谁来监督中央的领导?主席还说:我们这支军队为什么能成为新型的军队,就是在改造旧中国的同时,也改造了我们自己。]


从这段话,联系后面主席有关干部特权和干部子女教育问题,可以看到毛主席对权力与特权的担心。特别是毛主席对士兵委员会与工会与农协这些机构在民主政治与权力监督上的不同。由此看到,毛主度发动文革是想建立一种新的民主政治制度,绝非某些人造谣所说的是为了权力独裁,相反是为了让人民群众来监督权力。文革后的革委会与老中青三结合的领导班子也说明了这一点。

可是毛主席当年那些想法,连这些省级领导当时也不能理解。文革运动在不同势力的插手下,演变另一种历史,远离了当年毛主席设想的一种新的,走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在政治,作风,制度上的模索与实践。这反过来说明了,和平时期的社会主义建设是一个新生的事物。社会主义在制度上的实践与建设在超越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制度,还有一个过程。

但是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毛主席65年在井冈山对中国走什么样的路线,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政治的思考是相当有远见的。总之,在未来的文明冲突之中,中国凭什么生存与胜利,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主要问题。所以主席当时就说: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对照今天的中国的现实,国内的阶级矛看,民族矛盾是不是已经激化了,是不是已经到了被其他文明可以加以利用的程度了,我想是的。

当然读了这篇文章,我最为佩服的,不是需不需要民主,而是什么样的民主才是一个好的制度,利于国家建设,利于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在这个问题上,毛主席也给出一个高明的答案:士兵委员会的建设,结合各个行业,单位的实际的一种民主,政治与权力的制衡与监督。这种民主更有效益,相对于西方的几年投一票的,依靠被操控的新闻媒体来施行权力监督,并通过这种媒体来进行选票民主制度,确更有建设性。而且在这篇文章中,有另外一点非常重要的是,毛主席反复强调社会主义建设的消除三大差别,消除领导与权力的特权。这其实也是一种判断什么是真正民主的特殊标准。因为从历史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