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民服务就是民主

作者:小杠头

   按照各个词典的定义,民主一词的意思是人民的政府,来自人民,为人民服务。而最后一条为人民服务是最重要的,看一个政府是不是民主政府,就看它是不是为人民服务,和美国制度那一套东西,什么多党制,什么军队国家化,什么大选都毫无关系。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观同资产阶级的民主观根本就不同,双方完全是鸡同鸭讲。


   为什么当时要搞新民主主义社会呢?因为中国的生产力落后,以此落后的生产力相配套的应当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而当时的一个估计错误,就是以为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因此中国共产党过急地在一个生产力还十分落后的国家建立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由此而犯了左的错误。而为什么当时叫做新民主主义社会呢?主要区别就在于这个社会的政府并不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而是掌握在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手中。为什么不让资产阶级掌权呢?因为中国的资产阶级有先天的软弱性,受帝国主义压迫时又感到痛苦,希望革命,而革命起来后又害怕革命,而且害怕帝国主义。当然,虽然不允许资产阶级掌权,却可以允许资产阶级在一定的受控的条件下参政,这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但,参政可以,必须服从共产党的领导,不允许夺共产党的权,也就是不允许夺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权。因此,新民主主义社会是一种独特的社会结构,政权掌握在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手中,而生产关系却允许资本主义的,当然现在就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将要持续很长的时间,是因为共产党发现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还远没有达到束缚生产力的程度,还需要有一个生产力的特别大的发展,才有可能导致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必须改进为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这个过程可能相当长,可能会持续几个世纪。马克思主义对于时间究竟有多长并无把握。马克思主义不是算命先生,只能根据具体的情况具体分析。

   而中国当时的解放区制度是什么制度?照马克思主义看来,它就是一个民主制度,因为当时的政府就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当时的歌唱共产党的歌中,“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唱到,共产党“实行了民主好处多”,“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中唱到“民主的政府爱人民”,说明解放区的人民都相信当时的共产党政府是一个民主的政府。当时的共产党政府也没有开放什么党禁报禁,也没有搞什么大选,军队也是受党绝对领导,但它仍然是一个民主的政府,是劳动人民自己的政府,是穷人的政府。为什么当时的农民要冒死抢救解放军伤员呢?为什么农民会用几百万辆小车支援解放军呢?为什么董存瑞会舍身炸碉堡,黄继光会堵敌人枪眼呢?因为他们愿意为自己的民主政府献出生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当然会大骂什么“愚民啦”之类的,因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实际上是反民主的。

   毛泽东闹革命时采用武装割据的办法,就是说先建立一个根据地,在根据地中建立一个美好的民主社会,这个社会就起到了示范的作用,毛泽东非常重视这种示范的作用。当时美国代表团成员来到解放区,也是赞不绝口的。共产党军队每到一处建立红色政权,那个地方就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经济就大发展,人民生活就改善。解放区处处光明,国统区处处黑暗。共产党占领城市也保护工商业,保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刘少奇还专门安抚资本家说资本家剥削有功,中国不是资本主义太多而是资本主义太少。

   毛泽东在第七次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词中讲了个愚公移山的故事,他说从前有一家人,有一个愚公,门前有两座大山,一座是太行山,一座是王屋山,挡住他家的去路,愚公就下决心率领全家人把这两座山挖走,那么有一个叫智叟的人嘲笑愚公这么做愚蠢,而愚公回答说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儿子,儿子死后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这两座山再大,挖一点就会少一点,有什么挖不平的呢?这件事最后感动了上帝,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这两座山背走了。毛泽东当时接着说,现在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也有两座大山,一座是帝国主义,一座是封建主义,我们一定要努力工作,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人民大众。毛泽东还接着指出,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是一股逆流。毛泽东说的民主是主流,就是指的为人民服务是主流。实际上在共产主义运动的推动下,即使是资产阶级政权近些年也不得不搞一些为人民服务的动作,不然人民就要闹共产。

   实际上,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过程,就是一个感动上帝(即人民)的过程,那么今天中国共产党要建设现代化强国,也必须感动上帝,也必须努力为人民服务。人民是水,共产党是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共产党停止为人民服务了,开始追求资产阶级民主,什么多党制,什么军队国家化,什么大选,那么共产党就一定违反人民利益,就会被人民赶下台。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骂共产党为一党私利不肯将政权让他们分一杯羹,不肯让他们组一个党合法地将共产党赶下台。其实,任何政党当然都是“自私”的,世界上有任何政党不自私,不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吗?马克思主义指出无产阶级就是自私的,但无产阶级要解放自己,它就被迫地要解放全人类,从这个角度讲,无产阶级是大公无私的。共产党要保住自己的政权,被迫地就要为人民服务,否则去搞什么多党制,什么大选,什么军队国家化,就违反了人民的利益,就会被人民推翻。而为人民服务就是民主。

   当时的解放区是穷人的天下,而国民党统治区则是富人的天下,当时的人民都知道共产党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而国民党军队则是富人的军队。共产党军队每到一处,穷人就翻身得解放,而国民党军队每占一处,富人就开心,这是非常明显的阶级斗争。

   我为什么说现在的共产党有一些改变颜色了呢?就是党内的一些腐败现象,当官的不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自己贪,另外就是一部分党员也迷信起资产阶级多党制民主那一套了。所以这个三讲很有必要,但是这个三讲仍然是含含糊糊不敢提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不敢提阶级斗争,不敢提无产阶级专政,那就是笑话,就是被阉割了的马克思主义。

人民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