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泽东论医院是否要赚钱谈起

发表者: didadiao

今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12周年的纪念日,我原本就想好要写一篇文章来纪念,正好最近遇到两件事情,就想起了毛泽东关于医院赚钱的一段论述。

今年中国在医药卫生方面发生了几件事情,这几件事情恰好又是当年毛泽东所提出过的。

第一件事情是,中央政府决定,通过中央财政向全国主要城市的娱乐场所和宾馆,免费提供安全套,以防止艾滋病的传播。

中国目前至少有70万名艾滋病患者没有被查出来,他们在社会上极有可能通过各种方式传染,因此,中央政府出钱免费向社会提供安全套是完全必要的。但是,更值得瞩目的是,安全套过去一向是收费出售的,现在政府出钱免费提供,显然是政府算帐算清楚了,就是政府出这个钱,可以降低社会因艾滋病传染所带来的更大的成本。

第二件事情是,中国今年正式加入了联合国反吸烟公约。这个公约实际上和政府的收入相抵触的。因为中国各行业中,来自烟草的财政收入是最高的,甚至高于能源。反吸烟公约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减少香烟的消费,换句话说,就是从政府口袋中掏出钱来,降低香烟消耗,减少疾病。

但是,联合国担心,中国地方政府是否因为巨大的财政收入,而抵制这项公约。这也意味着政府情愿看到吸烟降低国人健康,消耗大量政府卫生资源,也要通过扩大烟草销售来增加政府收入。

第三件事情就是最近新京报的一则报道,震惊中外。一个民工,因为没钱,导致北京一家著名医院拒绝治疗,最后这名民工倒毙在急诊室门口。

这三件事情实际上凸现一个问题,就是赚钱和社会成本的关系问题。当一个群体(比如说医院),通过掌握的卫生资源(实际上是全民资源)来赚钱的时候,社会可能会付出更大的成本。也就是说,社会通过几倍于医院赚钱的数字,付出成本,来保证医院赚钱。同样的道理是,一些政府部门,为了通过烟草赚钱,而导致社会付出了巨大的卫生成本。

这个帐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好好算?那些专家学者教授顾问们,究竟在干什么?

实际上,早在40年前,当时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就清楚地指出了这一点。他有一个未经正式出版的论述,就谈到了医院赚钱和社会总成本的论述。

他说:“药品、医疗不能以赚钱不赚钱来看。一个壮劳动力病了,给他治好病不要钱,看上去赔钱,可是他因此能进行农业或工业生产,你看这是赚还是赔?”

毛泽东还说:“在天津避孕药不收费,似乎赔钱。可是切实起到节制生育的目的,出生率受到控制,城市各方面工作都好安排了,这是赔钱还是赚钱?”

毛泽东语带讥讽地说:“有些医院、医生就是赚钱。病人病不大或没有什么病也要他一次次看,无非是赚钱,甚至用假药骗人。有两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说检查了,有脊椎病。我说不要信,这是他们骗你。要他们去休养,两三个星期回来了,还不是照常上班?搞一些赚钱的医院、赚钱的医生、假药,花了钱治不了病,我看还不如拜菩萨,花几个铜板,买点香灰吃,还不是一样?”

毛泽东的这段话,是在1965年7月19日做出的,在这段话提出的前后,他还就一系列卫生工作的问题,发表了非常系统的谈话,一些著名的论断实际上早已在社会上流传。

比如说:“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再有就是后来作为毛主席语录正式发表的:“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毛泽东的这些谈话,尤其是那段为医院赚钱带来社会总成本提高的论述,在国内的各种正式出版物上从没有发表过。笔者后来在阅读一本美国出版的英文版的专著中,盛赞毛泽东的这个卫生政策。这本书在谈及毛泽东这个卫生思想的时候说,毛泽东的这段话来自当时的红卫兵小报。他说,红卫兵小报刊登的毛泽东的谈话,很多后来都正式出版了。

后来,笔者辗转搜集到了文革期间非正式出版的“内部学习”用的毛泽东解放后到文革期间的各种谈话,其中有铅印本,也有油印本。笔者的三个版本都刊登了毛泽东医院赚钱和社会成本的关系的论述,以及当时毛泽东对整个中国医疗体系的论述。

从今天来看,正如那本英文书中所说的那样,毛泽东的卫生思想其实是非常先进的,有些后来也在西方国家的政策中得到了印证。可惜的是,对于毛泽东的这个先进思想,中国本身却未经重视,甚至未能正式发表,更不要说公开研究和讨论了。

笔者认为,中国现在的医疗机构产业化造成了现在中国医疗的弊端已经非常清楚了,网友们也发表了大量的文字抨击的政府的这项错误的政策。因此,笔者希望政府公开发表毛泽东的完整的关于卫生政策的论述,其中包括赤脚医生政策。重新检讨现在的政策。尤其是,毛泽东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思想,应当被看作全人类也是中国的财富,来加以保护完善和发展,而不应当让外国人视作财富,而中国人自己却连发表都不能。

下面,就是笔者在海外买到的文革时期出版品中,刊登的毛泽东719谈话中,关于医院赚钱和社会成本关系问题的谈话,供各位参考。

与医务人员的谈话(1965.07.19)

(××说明主席对卫生部的批评是一针见血,要切实改正。)

城市医生下乡不一定高兴,在城市住惯了。可不要相信有些人嘴上说的那一套,要看。嘴上说的好,不一定。

北京医院改得怎么样了?

(说明北京医院目前的情况)

北京医院并没有彻底开放。×××、××就不能去看病,××、××可以去看,这不是贵族老爷医院是什么?要开放,给老百姓开放。不要怕得罪人。这样做得罪了一批人,可是老百姓高兴。这批人不高兴让他们不高兴好了。做什么事总要得罪人,看得罪的是些什么人,高兴的是些什么人,老百姓高兴就行。

(谈到北京医院改了,中央改了,可以影响地方)

不一定。他可有他的办法呢。反正是扫帚不到灰尘照例是不会自己跑掉的。

县卫生院认为赚钱的医疗队就好,不赚的、少赚的就不好,这难道是人民的医院?

药品医疗不能以赚钱不赚钱来看。一个壮劳动力病了,给他治好病不要钱,看上去赔钱。可是他因此能进行农业或工业生产,你看这是赚还是赔?××告诉我,在天津避孕药不收费,似乎赔钱。可是切实起到节制生育的目的,出生率受到控制,城市各方面工作都容易安排了,这是赔钱还是赚钱?

有些医院、医生就是赚钱。病人病不大或没有什么病也要他一次次看,无非是赚钱。甚至用假药骗人。有两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说检查了,有脊椎病。我说不要信,这是他们骗你。要他们去休养,两三个星期回来了,还不是照常上班?搞一些赚钱的医院赚钱的医生、假药,花了钱治不了病,我看还不如拜菩萨,花几个铜板,买点香灰吃,还不是一样?

最近政治局要讨论一次卫生部的工作,××同志已经告诉我了。他找他们谈过。

(谈到卫生部现在正讨论具体办法,很想在政治局讨论之前,主席先接见一次,再给以指示。

主席表示同意。

[谨以此文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立者,首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