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给“天才”下的定义

——谨以此纪念毛泽东诞辰112周年

毛泽东在批判林彪的主观唯心主义“天才论”时,也曾给所谓“天才”下过一个定义,这就是“所谓天才,无非就是聪明一点”。我认为,毛泽东同志对“天才”的这个定义,是唯物主义的,也是科学的、正确的。
毛泽东是在否定林彪鼓吹主观唯心主义的“天才论”的前提下,给“天才”下的这个科学定义的。
大家都知道,林彪在《毛主席语录》的前言中阐述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发展了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时,就加了“天才地”这个副词。林彪所鼓吹的“天才论”,是脱离物质的本原,脱离实践基础的唯心论,他只是出于政治的需要而鼓吹天才论,当然就一定违反了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因此,不管他如何能说假话,深谙阿谀奉承之术,也难以逃过毛泽东唯物辩证法大师的锐利眼睛。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也不承认林彪所鼓吹的所谓“天才”,毛泽东知道,这个鼓吹是对自己的吹捧,其本质是林彪相当国家主席。
但是,从毛泽东同志对“天才”的精确的定义中,我们是否应当得出这样两个结论:一是毛泽东是承认有天才的,二是他所承认的天才,“无非就是聪明一点”。那么,毛泽东同志所说的“聪明一点”的“天才”,与林彪之流所鼓吹的“天才论”有何本质区别呢?为什么我们说毛泽东所定义的“聪明一点”的天才是属于唯物辩证法范畴的科学定义呢?
“天才”有两个本质的特征,一个是先天的物质属性,再有就是后天的实践性,也即精神属性。一句话,所谓天才就是物质与精神的最佳的矛盾统一的结果。
先说天才先天的物质属性。人的智慧、思想、意识和经验,是人的大脑先天的(物质的)与社会实践在头脑中的反映(后天的、精神的)相结合的产物。道理十分简单,一个没有大脑或大脑不健全的人,是不会产生超越别人的智慧、思想、意识和经验的。大脑是什么?大脑是物质的,由无数个大脑细胞科学地组成的,它是用于思维的物质整体,这恐怕是没有人怀疑的。人的大脑先天的就有千差万别的差异,这也是一个无人可以否认的客观存在,不然,我们的科学家们为何现在还在精心研究列宁和爱因斯坦的大脑呢?为什么人在治疗大脑炎时,损伤了大脑细胞,人就会产生智力和思维上的低下的变化呢?为什么男人与女人的大脑就有质量上的轻重,因而在思维方式上也就有所不同呢?迄今为止的一切人脑科学研究的结果均表明,人的大脑质量区别和差异,是普遍存在的客观事实,这种普遍存在结果,昭示的就是人有先天聪明与愚蠢笨之分。毛泽东同志所定义的“聪明一点”的天才,就是以这个普遍的物质区别的客观存在为基础的,因此,是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的。
现在,我们再说天才的后天的实践的属性。这个命题就更简单了。即使具有再好的先天的大脑的物质本质,如果没有后天的实践的精神升华,那大脑依然只是一个包在脑骨里边的一种纯粹物质,这种先天的物质只有与社会实践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他所具有的先天的物质属性才会转化为后天的思想、精神、经验等种种成果或者叫结果。
人们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实践也是千差万别的,所以也就会产生千差万别的精神产品。即使同样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实践,所产生的精神产品也不尽一样。这是因为人的大脑的物质质量不同和社会具体实践也不同的原因。毛泽东同志与十几万红军战士和几百个红军将领,以及十几个党和红军的领袖人物在五次反围剿和万里长征、抗日战争中的社会环境和革命实践基本上是相同的。但是,为什么别的红军战士、将领和领袖人物指挥反围剿作战就导致战略上的失败,而毛泽东则能指挥那么少的红军作战,就能转危为安,以少胜多,最后走向胜利呢?为何别的战士、将领和领袖人物写不出那么多充满战略智慧和马列主义水平的理论著作和动人诗篇,而毛泽东则在几十万国民党大军的围追堵截中,在指挥千军万马的作战间隙中,依马而待,写出了那么多充满战略智慧和马列主义水平的不朽理论著作和传唱千古的革命诗章呢?
结论恐怕只有一个,毛泽东同志就是一位“无非就是聪明一点”的政治、军事、文化天才,是一位值得中华民族骄傲的民族英雄,是一位深受最广大群众敬佩的人民领袖!

弦断有谁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