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不承认曾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

核心提示:第一,现存的四份记录中的确没有记下毛主席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话!那本小册子提供的那些话,显然另有所本,不在这四份记录之内。虽然小册子中引述那次谈话的所有的话,除“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一句外,在这四份记录中都能找到,但它所提供的那一句话,却找不到原始记录。

第二,根据现存的四份原始记录,在那次谈话中,毛主席的确对于科学技术在发展生产力中的作用,对于发展生产力在革命和建设任务中的地位,作了极高的估计,比那本小册子中引述的几句话要丰满、准确得多。

本文摘自《龚育之回忆:毛泽东的自我批评》作者:龚育之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七五年邓小平在毛泽东支持下,担任了党的副主席、政府的副总理、军委的副主席、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主持中央党政军日常工作,着手抓全面整顿。凡是整顿开来的地方,都出现了新的希望。

科学院工作的整顿,科学技术工作的整顿,是全面整顿中的一个方面。

当时的中国科学院,由以前的“三科”(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委、中国科协)组成。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中央派了胡耀邦、李昌、王光伟等同志到中国科学院去抓整顿。七月中去的,工作了二十天,“查阅了一些重要的历史文件,同院内外的一些同志进行了座谈,作了点调查”,八月十一日写出了一个汇报提纲(讨论稿),题为《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

后来,根据邓小平的意见,又请当时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胡乔木,同胡耀邦一起,还组织了几个同志,研究修改《汇报提纲》。参与执笔的,记得有中国科学院的吴明瑜、明廷华,有教育部的甘子玉和我,还有政治研究室的孙小礼。

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向国务院汇报,送的是这个修改过的稿子,题目已经改成《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

邓小平主持国务院会议听取汇报,胡耀邦、李昌作汇报,邓小平、李先念、陈锡联、纪登奎、华国锋、谷牧都讲了话。邓小平讲话和插话的要点,现在已经整理成文,以《科研工作要走在前面》为题,补收进修订后的《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中了。

在邓选中,此文有一个题注,说:“这是邓小平同志听取中国科学院负责同志汇报《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时的插话。”

题注是对的,但有不够准确的地方。严格地说,《科研工作要走在前面》这篇文章,是邓小平同志听取中国科学院负责同志对《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作说明时的一些讲话。

《汇报提纲》惹起轩然大波的一句话,就是引用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邓小平听取《汇报提纲》时的讲话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科技人员是不是劳动者?科学技术叫生产力,科技人员就是劳动者!”

显然,这句话的关键,是要论证作为科技人员的知识分子,是“劳动者”,而不是不事劳动的资产者、剥削者。这同一九六二年广州会议和一九五六年知识分子会议的思路,是一致的,一脉相承的。意图,用后来的语言来说,就是拨乱反正,返回到广州会议和知识分子会议的正确结论上来。

而“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个命题,是被当作一个既定的命题,以这个命题为根据,来论证科技人员是劳动者。

当时,认为这个命题是毛泽东的命题,是马克思的命题,是无可争辩的命题,根据这个命题就可以把那种轻视知识、歧视知识分子、不承认科技人员是劳动者的论调驳倒了。

这也的确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无可争辩的命题。

可是,在随后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恰恰是这个“毛泽东的命题”、“马克思的命题”引起了争辩,被大加挞伐,被说成是“伪造”和“篡改”,被斥之为鼓吹“反马克思主义”的“唯生产力论”和“科学技术决定论”,以至于成为中国政治生活和中国理论界的一桩历史公案。这桩旧公案,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恐怕青年人大都不知道了,就是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恐怕也大都知之不详。所以,不妨在这里讲讲这一段故事,以便于大家了解当时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命题的艰难的历史背景。

当时为什么会认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是“毛泽东的命题”呢?

这就要讲到胡耀邦等同志到中国科学院以后“查阅了一些重要的历史文件”的事了。这里涉及一本小册子、一篇中央文件。

一本小册子,就是《毛主席论科学技术革命》这本语录汇编。

以上所述,是过去的事情。到一九七五年的时候,胡耀邦等同志为准备《汇报提纲》,叫人精选和打印了一本供领导研究用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论科学工作》,总共十六条,毛泽东的八条,其中就列有包括“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句话在内的那一条。这当然与以上所述的那本小册子和那篇纪要有关,引用的文字完全是根据那本小册子。

八月十一日印出来的《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汇报提纲讨论稿)》,共分为六个部分。第一个是“关于充分肯定科技战线上的成绩问题”;第二个是“关于科技工作的组织领导问题”;第三个是“关于力求弄通毛主席提出的科技战线的具体路线问题”;第四个是“关于科技战线知识分子政策问题”;第五个是“关于科技十年规划轮廓的初步设想问题”;第六个是“关于院部和直属单位的整顿问题”。

在“力求弄通毛主席提出的科技战线的具体路线问题”这个部分中,用分析情况和思想的方法,讲了六个问题:“政治与业务的关系”、“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关系”、“专业队伍与群众运动的关系”、“自力更生和学习外国长处的关系”、“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

在分析第二个问题“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关系”时,写了:

“科学来源于生产,又指导生产、促进生产。怎么才能多快好省发展生产?决定的因素是人,一靠人们的高度政治觉悟、革命干劲,二靠掌握先进的科学技术。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科研要走在前面,推动生产向前发展。”

这段话里的“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也没有用黑体字排印,而是属于没有明说的语录,不加引号的引用。

《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九月二十六日向国务院汇报稿),对原来的《汇报提纲》作了修改,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二部分是“坚决地、全面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科技路线”。这一部分修改的思路,是把分析情况和思想,改为集纳毛主席历来对科学技术工作的指示,六个问题变成了十条集纳。分析问题的写法自然比集纳语录的写法要好,改为集纳语录的写法自然也有那时的考虑。

这十条集纳,第一条是“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第二条是我国科学技术“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第三条是工人阶级须有宏大的科学技术专家队伍。第四条是知识分子同工农群众结合。第五条是政治和技术的统一。第六条是理论和实际统一。第七条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和学习外国。第八条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第九条是世界观的转变。第十条是党的领导,全党学习科学知识。其中第二条的全文是:

规定了我国科学技术“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伟大目标。“我们不能走世界各国技术发展的老路,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步地爬行。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尽量采用先进技术”。“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科学技术这一仗一定要打,而且必须打好。不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

由于采用的是列举和集纳历次指示的方式,引号中的那些话,包括过去没有正式发表过的“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科学技术这一仗一定要打,而且必须打好。不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这两句,都排印成了黑体字,即那时成为定规的经典作家语录专用字体。

除这两句以外,在第六条(讲理论和实践的关系)中还引用了一句“要加强理论研究,要有专人搞,不搞理论是不行的”,也是从同一次讲话中引用并排印成黑体字的。

为什么这样重视这几段没有发表过的毛主席指示呢?因为这时引用它们,有特殊的针对性。引用“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不但是为了强调科学技术在发展生产力、在国家现代化中的作用,而且是针对当时“四人帮”鼓吹的把科学技术看作有阶级性的上层建筑的观点;引用“不搞理论是不行的”,则是针对当时“四人帮”否定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把加强这种理论研究批判为刮“理论风”的观点。

虽然这几段指示过去没有正式发表过,但是现在这个文件是准备送请毛主席审阅的,只要毛主席审阅同意发表,那就是在这个文件中正式发表了。以这样的方式发表毛主席没有发表过的指示,在当时的文件和报刊重要文章中是常用的。

这本小册子大约是一九六八年出的,没有标明编辑和出版单位,在封面上印了“内部资料,妥为保存”的字样。

在此以前(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人民出版社内部正式出版过一本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编辑、经毛泽东亲自审定的《毛主席论教育革命》,颁发下来广泛学习。《毛主席论科学技术革命》显系仿照《毛主席论教育革命》而编辑的。据推测,很可能是当时中国科学院或者国家科委的革命委员会之类的机构编印的。

这本小册子一如《毛主席论教育革命》,也是按年代顺序编辑的有关语录的汇编,除了从正式发表过的文章中摘出的语录以外,还有不少从“文化大革命”中流传开来的内部讲话中摘出的语录。但是,《毛主席论科学技术革命》不是经毛泽东审定后出版的,所以它所选用的从内部讲话中摘出的语录,没有经毛泽东审定过的权威性。

在《毛主席论科学技术革命》所收的一九六三年的语录中,有这样一条:

“要打这一仗,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过去打上层建筑也是为了发展生产力,不打这一仗,生产力无法提高。要以革命的精神来搞科学技术工作。”

末尾注明:“听取科学技术十年规划汇报时的讲话(一九六三年十二月)。”

由于这本小册子在科技界流传很广,这段语录在科技界也广为人知。

一篇中央文件,就是《全国科学技术工作会议纪要》。

一九七二年八月,在北京召开了全国科学技术工作会议。这是林彪垮台以后,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从各方面纠正极左思潮的影响而召开的一系列工作会议中的一个。这个会开得很长,开始的时候,大家积极地揭发林彪极左思潮对科学技术工作的破坏,开到后来,传来林彪路线的实质是极右而不是极左的指示,使批“左”的势头又受挫折。到一九七三年一月四日,通过了《全国科学技术工作会议纪要》,作为草案下发。

这个纪要,反映了一些批林纠“左”的成果,又不能不反映批林批极右的指示精神。纪要的第一部分,在历述毛主席关于科学技术工作的一系列指示之后,总起来写道:“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只要我们坚持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指示,把上层建筑领域的斗、批、改搞好了,以革命的精神来搞科学技术工作,就能使社会主义的科学技术事业更加繁荣,更好地为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我国科学技术就一定能够迅速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

这段结语中的“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和“以革命精神来搞科学技术工作”,显然是根据流传的那段毛主席语录写出来的,虽然没有用黑体字。科技界许多人都是这样理解的:这句话是没有明说的毛主席语录,并且已经写进中央的正式文件中。

九月二十六日国务院听中国科学院汇报,当邓小平说到“科学技术叫生产力,科技人员就是劳动者”的时候,胡乔木插了一句话:“马克思说过生产力首先是科学。”

随《汇报提纲》,还送了一本材料,注明《汇报提纲》第二部分所引毛主席语录的出处,在注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出处的时候,又附了一个注,就是胡乔木引用的马克思的那句话。见之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草稿),按当时人民出版社刘潇然译本的译文,全文是:

“社会的劳动生产力作为资本所固有的属性而体现在固定资本里面;这所谓社会的劳动生产力,首先是科学的力量,其次是在生产过程内部联合起来的社会力量,最后是从直接劳动转移到机器、转移到死的生产力上面去的技巧。”

这是用马克思的命题来印证和强化“毛泽东的命题”。

“生产力首先是科学”,不是严格地书面引证,而是概略地口头转述。

九月二十八日,《汇报提纲》根据九月二十六日的讨论又作了稍许修改,送给邓小平。随即由邓小平报送毛泽东。邓小平在九月二十六日听汇报时就说过:“《汇报提纲》先送主席,请主席批准,印发政治局传一下,由国务院批准。用这个充分发动群众。”

可是,毛泽东在同邓小平谈这个《汇报提纲》的时候,却说,他不记得自己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句话。邓小平说,马克思也说过这样意思的话。毛泽东还是说,他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这就成了一个问题。

邓小平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胡乔木,要他查一查,是怎么回事,并交代他把《汇报提纲》再修改一下,包括有几个地方语气要改得缓和一点。

这样,就又做了一番查证工作。

生产力中包括科学,这样的观点在马克思著作中是很多的。请哲学社会科学部哲学研究所、经济研究所编的一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科学是生产力的一些论述》,共四十八条,这时正好编印出来。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作为“毛主席语录”,源头就在那本内部资料《毛主席论科学技术革命》。它是谁编的,根据什么编的,已经没有法子查了。但是,当时跟聂总一起去汇报听到了毛主席讲话的当事人,还有记录在。这些记录原来已经查过一下,现在又仔细查证一番。

这样的记录当时掌握了四份:韩光,于光远,范长江各有一份当天(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参加汇报时的原始记录,还有一份是一九六四年一月二十八日韩光在科委作报告时所作的传达的记录。

于光远记得最详细,经他自己整理,共有四页;韩光的次之,整理出来有三页;范长江已经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了,遗物中还有他的笔记本,整理出来有两页,另外还有他当天在日记中追记的一段话;韩光传达的毛主席指示的记录最简单,只有半页。

四份记录各有详略,合起来一对,得到两点结论:

第一,现存的四份记录中的确没有记下毛主席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话!那本小册子提供的那些话,显然另有所本,不在这四份记录之内。虽然小册子中引述那次谈话的所有的话,除“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一句外,在这四份记录中都能找到,但它所提供的那一句话,却找不到原始记录。

第二,根据现存的四份原始记录,在那次谈话中,毛主席的确对于科学技术在发展生产力中的作用,对于发展生产力在革命和建设任务中的地位,作了极高的估计,比那本小册子中引述的几句话要丰满、准确得多。

当时根据四份记录,综合整理成一份记录,共有五页多。

汇报的时间,正是罗荣桓去世的当天晚上。毛主席到颐年堂会议室时,人已经到齐。在开会前,毛主席提议大家起立为罗荣桓同志默哀。默哀毕,毛主席先讲了一长段话,称赞罗“原则性强,表里如一,对党忠诚”,并讲到党内其他一些人;又讲了一长段话,谈大庆经验,工业部门学解放军。

聂总开始汇报了。当汇报到苏联撤退专家后,我们的科学技术发展得更快时,毛主席说:

“这等于何应钦不发饷,各根据地生产出来的比发的要多得多。”

当汇报到农业(科学院参加黄淮海农业改造的科学研究)以及医学科学研究时,毛主席说:

“黄淮海,要搞几万人搞。”

“几万人按军事编制编成工程兵,使我们的铁路工程兵从十二万人发展到二十二万人。为了修森林铁路,没有工程兵不行。”

“农业产量到几百斤不登报,我们只登增产措施。”(这里显然有“大跃进”放“高产卫星”教训的影子。——引用者)

“预防感冒的药,参考消息上说英国人研究出来了。我一年总要感冒几次,这种药应该研究一下。感冒究竟是什么原因?”

当汇报到二十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时,毛主席说:

“要有革命精神和严格的科学态度。”(这显然比小册子中的“要以革命的精神搞科学技术工作”要准确和全面。——引用者)

当汇报到进口书刊一年要四百万美元时,毛主席说:

“买外国书刊只有四百万美元,这不算多嘛,划得来。可以花一千万美元。”

当汇报到科学家的稿费较低时,毛主席说:

“给科学家的稿费可以高一点,是我们自己的出版社嘛!”

聂总汇报完了以后,毛主席说:

“科学技术这一仗,一定要打,而且必须打好。过去我们打的是上层建筑的仗,是建立人民政府、人民军队。建立这些上层建筑干什么?就是要搞生产。搞上层建筑搞生产关系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放生产力。现在生产关系是改变了,就要提高生产力。不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

“科学技术有实用的,还有理论的。要加强理论研究,要有专人搞,不搞理论是不行的。要培养一批懂得理论的人才,也可以从工人农民中间来培养。我们这些人要懂得些自然科学理论,如医学方面,生物学方面。”

当说到十年要三十亿投资时,毛主席说:

“每年三亿,不多嘛。”

还就某种尖端武器的研制说了一段话。

此外,毛主席还说到社会科学也要有一个十年规划。社会科学落后了,这回没有提规划,社会科学也要投一点资。还关心到《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的复刊。

在人们都站起来准备散会的时候,范长江问毛主席,三大革命运动中的科学实验包不包括社会科学。毛主席说:

“主要是指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不能完全采用实验的方法。例如政治经济学不能用实验方法,要用抽象法,这是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说的。商品、战争、辩证法等,是观察了千百次现象才能得出理论概括的。”

范长江日记中追记的,就是回答这个问题的这段话。

整理出来的这些原始记录和综合记录,当时都交给领导了,有关的同志大约也存了一份。一九八六年,我了解到中央文献研究室的毛泽东文稿档案中没有这个记录,就把我保存的这份综合记录连同四份原始记录的整理稿,交给了文献研究室。早几年,《党的文献》发表了聂总汇报完以后毛主席讲的那两段最重要也最完整的指示。这是后话了。

根据邓小平的嘱咐,胡乔木主持,大约在十月下旬改出《汇报提纲》的最后一稿,送给了邓小平。

尊重毛主席的意见,删去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保留了其他两句。仍然附了经过相应调整的《汇报提纲第二部分中所引用的毛主席关于科技工作指示的出处》,其中注明这两段指示的出处是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听取聂荣臻汇报十年规划时的讲话。这是有原始记录作根据的。

还附了一本《必须用哲学指导自然科学的研究,但不是用哲学代替自然科学》,集纳了毛主席(五条)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二十二条)语录。

在送九月二十六日的《汇报提纲》稿时,已附了这样一本材料,题为《哲学只能概括、引导而不能代替自然科学》,因为《汇报提纲》中写了这样一段话:“一定要强调马列主义哲学对自然科学的指导作用,提倡科研人员学习自然辩证法,认为哲学对自然科学的研究没有指导意义,是不对的;另一方面,以为哲学可以代替自然科学,以为不依靠科学本身的大量的辛勤劳动和精确论证,就可以简单地依靠哲学的一般原理去推演出具体科学问题的具体结论,也是不对的。”

从这些话中,看得到跟《科学十四条》里一样的思路和语言。同讲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一样,这也是想借助于引证权威来批驳“四人帮”们鼓噪一时的“代替论”。在征求意见时,有同志询问这个论点的根据,所以专门编了这本语录。这次送《汇报提纲》的十月修改稿,对这个附录又作了补充。

然而这时,形势正在起变化。毛泽东的注意力从支持整顿逐渐转向发动所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大约在十月底十一月初的时候,我还曾问过乔木,《汇报提纲》已经按照毛主席的意见改了,毛主席会不会批准下来?那时我是很希望这个文件还能得到毛主席批准的。乔木跟我说:你还看不出来?毛主席不会批准这个文件了。

后来才知道,《汇报提纲》的最后一稿,送到邓小平那里时,邓小平已经无能为力,就没有再往毛主席那里送了。

听说,这年十二月作为“批邓”的材料在中央印发这个《汇报提纲》时,印了从八月十一日起的历次修改稿,至少印到了九月二十八日稿,这最后一稿,不知是否在其内。(作者系中宣部原副部长 中央党校原副校长)

发帖人:论中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