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告诉人民:毛泽东才是正确的

——写在中国共产党建党85周年、毛泽东诞生113周年之际
楚 扬

写 在 前 面——
(一)、怎么评价国家领袖?要看:——为多数人谋幸福还是为少数人谋利益?是以身作则以正治官还是以权自霸?其理论政策使国泰民安还是五毒丛生、国威弘扬还是忍气吞声?各项事业文明进步发展为国奠基为民积累还是唯利是图金钱至上寅吃卯粮仔卖爷田?党风官风是公正民主清廉还是官商勾结罔顾民声一言堂?

(二)、要看领袖施政的合法性?——毛泽东领导时所号召、发动、处理的任何重大事项,都是经过中央全会或政治局多数或全部成员讨论同意的——这从组织原则上首先体现了“程序正义” ,决非“宫廷政变” “垂帘听政”或者是什么“枪指挥党” !所以,毛泽东永远是站得住脚的,永远是得人心的,永远是经得起历史、经得起人民、经得起法律的审查——反思——质疑 !!毛泽东个人一生都能如此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就因为他执政为民,没有私心,不搞 “家天下” !正如《历史决议》所言——“中国人民始终把毛泽东同志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导师。”

(三)、党的领袖谁最伟大?不比很难使人信服:——要看他(她)对建党、建国的贡献,要看他(她)对党与人民的态度,要看他(她)的经典著作、理论是否经得起人民与历史的检验,要看他(她)的知识、智慧、远见、胆略是否在常人之上,要看他(她)的人格(包含对子女的教育)是否高尚,要看他(她)不仅仅在位时且在去世后人们的怀念程度......——这些,都不是少数御用文人或亲生子女或亲自出马拍电影、电视、造书所能达到目的的!得人心者得天下,得天下者不一定得人心——真正的伟人得天下只是一步,长久地得人心才是万世之功!
2000年,评选千年伟人,美国人把毛泽东放在华盛顿和拿破仑的前面,因为他们认为后面两个伟人只代表过去,毛泽东则代表未来。最近,俄罗斯民意调查,知道毛泽东的占39%,知道孔子的占4%……


现在——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毛泽东时代的所有重大事迹,能否在今天以史明智,以史正官!?

1949年10月1日——在5万万人民的欢呼声中、在人民解放军消灭蒋介石残匪的炮火声中,一个伟大的身躯站在天安门城楼,庄严的向世界宣告,这个跪了109年的帝国,从此重新站立起来了——然而,就是这位开国元勋、立国之父、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六位亲人宝贵生命、一生把人民利益国家安全记挂心中全心全意服务不缀的的英明领袖,当他在全国人民的恸哭声中离开这个魂牵梦绕的国度后,竟不断地遭到一些自翩为他“秘书”“医生”及“走资派”“精英”丧心病狂的污蔑与否定,似乎,天下的功劳都是他们的,天下的罪过都是毛泽东的。蚍蚍蜉撼树谈何易?结果如何——全国广大人民、所有正直的共产党人用自己的眼睛用理性的思考得出结论:毛泽东是最大公无私的,毛泽东是最爱人民的,毛泽东是最有骨气的,毛泽东是最实事求是的,毛泽东是最高瞻远瞩的…………….而诽谤诅咒毛的“知道分子”成了大众眼下的一堆狗便!

建国之初——旧王朝的卫道士们试图挑战新政。他们在上海搞金融破坏,狙击人民币,企图用经济金融的办法阻挡共产党接管政权,以为共产党真的是他们嘲笑的“军事上100分,政治上80分,经济上0分”。然而他们一切试图阻挡共和国前进的努力,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土崩瓦解了。还有那么些“米蛀虫”用囤积居奇杀手锏企图饿死刚解放的劳动人民,要共产党不攻自破,结果局部的“统购统销”,就让这伙心怀叵测的“虫”们血本无归!因此,即便当时为上海工商界要人,后来官拜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大老板,事后也不得不臣服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是战无不胜的。

抗美援朝——那些假人道主义者、伪善家,以为不出兵,就是人道、就是上善、中国必然也得安全。这些成天哼哼唧唧的苍蝇们,只知道自己的营营,全然不知道人类的生存的法则。抗美援朝的“二次战役”之后,时为中央办公厅主任,后来做了邓小平时代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在日记中写道:“主席决定志愿军入朝之举,实是万分英明、有远见的决定,事至今日则已如黑白之分明。如果当时要让我来决定,我则会偏于‘苟安'!诚如主席所说,不仅要近视、短视,而且必须远视、长视。决不可以眼前的,忽视了前途、远景!‘高瞻远瞩'盖即指此也。”(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
我们还不会忘记——抗美援朝时黑心资本家就曾用烂棉花冒充消毒棉造急救包坑害志愿军指战员的惨无人道恶行!(也不会忘记“改革开放”后层出不穷的毒药品、毒奶粉、毒酒、毒米等等丧心病狂的夺命谋财事件)

社会主义改造——“从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一九五六年,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有步骤地实现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迅速恢复了国民经济并开展了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基本上完成了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党确定的指导方针和基本政策是正确的,取得的胜利是辉煌的。”《历史决议》
共产党是要消灭剥削的,不论我们如何宽容,资本家剥削工人的事实是无法抹杀的(还可看看今日某些地区的黑心矿主、血汗工厂是怎么对待工人、农民的!);当年对他们也是人道的——从公私合营到国家定息,到自食其力。既利国利民对资本家个人也不无益处:至少使他们开始树立尊重劳动尊重人民的人性道德。

整风运动与反右——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五七年春提出必须正确区分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接着,他提出要“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的要求。
“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历史决议》)
一九五六年的整风运动发展成反右,是毛泽东试图用和平方式解决党的官僚化、变质和分歧的重要努力,当年,那些被毛泽东信任和重用过的党内党外的人士们,下到普通者,上到万人之上的某些领导人,曾辜负了毛泽东和他领导的共和国的希望。他们制造了事端,哭喊着要复辟失去的天堂,当毛泽东迫于党内压力,给他们包藏着可怜的虚伪和自尊的精神果壳,轻轻一击的时候,他们就土崩瓦解,作鸟兽散,躲到暗角里哭嚎,一直哭到今天,老子死了儿子接着哭。更有甚者,居然不承认自己曾经要求共产党下台,要求各党轮流执政,不承认自己曾鼓动学生上街,要求共产党从工厂、学校、医院滚走。而那些该为扩大化负实际责任的领导者们,先在不负责任的加害中(必须承认这样的加害也是存在的)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又在后来更加不负责任的“历史评价”中,把一切责任推给了毛泽东,骗取了善良的人们的信任,攫取了更高的权力。反右扩大化明明是□□□和□□等人搞的,目的就是为当权派的整体利益需要打击批评意见,为了把政治责任栽到毛泽东头上,把□□□、□□等人解脱出来,便于在新时期结成官僚精英群体和知识精英群体的神圣同盟,更好地完成非毛化事业。“扩大化”的帽子能戴到毛泽东头上吗——!??
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前后,还是毛泽东给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大多数人摘掉了“右派分子”帽子。
——说毛泽东时代“迫害打击知识分子”,而那时上大学费用国家负担,毕业国家包干,知识分子的待遇一贯优于工人农民这些“领导阶级”,经济困难时还专门为高级知识分子提供特殊优待,宁可自己勒紧肚皮,也要尽可能照顾好骨干专家。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充分尊重知识分子”,却有了“教育产业化”,学费涨上了天,换来的是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零工资就业”、“大学生只是普通劳动者”“不应要求过高”……
——有人说,现在自由了,大家都敢讲话了。殊不知:人们在强调“自我”的同时把集体主义把全局观念破坏了,搞出了“地方保护主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金钱至上有法不依”“假冒伪劣无法无天”;人的“自由”却反衬了领导威望的丧失、道德诚信的堕落,且在某些方面却表现出更大的“不自由”与“无奈”——如对上级、对老板他们即使腐败、违法,你都不能吭一声,否则就砸你的饭碗炒你的鱿鱼!休提争论或贴什么“大字报”了!!更不知有多少年青的打工者死在生产线上死在没有起码劳动保护的作坊里死在黑心老板的打手下……
“精英”们整天咬牙切齿咒骂“反右”迫害了多少多少万人,整天念叨“人权”、“平等”,指天赌咒发誓自己“经济学家的良心”大大,谁能想到:不正是他们想出那么狠辣的主意牺牲几千万“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哪管人家为国奉献大半辈后一家大小的生计死活?!

大跃进——真实的“大跃进”其实是一个在农业领域粮食高指标和工业领域钢产量高指标(制定中就被毛泽东怀疑和压缩过)为基本标志的局部经济领域的大跃进,并非一次社会所有层面的大跃进,且利弊兼有、其不良后果很快就被发现并纠正。但是在后来别有用心的历史解说中,“大跃进”成了毛泽东个人头脑发热导致的一场全国性、全民性的大灾难
——毛泽东《关于〈鞍 钢宪法〉的批示》:一九五九年七月庐山会议时期,中央收到他们的一个好报告,主张大跃进,主张反右倾,鼓干劲,并且提出了一个可以实行的高指标。中央看了这个报告极为高兴,曾经将此报告批发各同志看,各同志立即用电话发给各省、市、区。
“我们不能走世界各国技术发展的老路,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步地爬行。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尽量采用先进技术,在一个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的强国。我们所说的大跃进,就是这个意思。” 《毛泽东文集第八卷. 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
大跃进——主要在钢铁和粮食上,是关系国家生存命脉,至于浮夸风的刮起 有历史资料显示其实不但不是毛泽东在推波助澜而且他还专门写信发文件制止,不久即纠正了错误,但尽管毛泽东没有多大责任——笔者还是认为“那时的浮夸”与“今日的官出数字的巨大水分”有本质的不同:一个显示的是集体英雄主义的幼稚病,一个暴露的是为个人升官发财的阴暗心理——我们不知道当年有那一个干部是因为浮夸被提拔的,可今日因数字而升官的恐怕不止一例两例。
邓小平早在《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中说:“‘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讲话。”(《邓小平文选1975—1982》第206页)——然而,毛泽东逝世不久,有些心怀叵测的人还是故意把历史责任统统推给毛泽东。

浮夸风——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毛泽东写给省地县社队小队干部的“党内通信”中明确指出: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到的假话。收获多少,就讲多少,不可以讲不合实际情况的假话。1958年8月13日,毛泽东去天津新意村参观稻田,有关领导汇报说,亩产可达10万斤,毛泽东听后摇头撇嘴,表示不相信。毛泽东说:“吹牛,靠不住的,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许全兴:《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第138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

三线建设——﹡﹡﹡1991年4月视察攀枝花钢铁基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西南物理研究院等当年三线重点工程时总结性地说:从当前国际形势来看,特别是海湾战争之后,我们对三线建设的重要性应当有进一步的认识。总的讲,当年党中央和毛主席作出的这个战略决策是完全正确的,是很有战略眼光的。
知识青年下农村,三线建设——大大缩小了东西部差别,有利工业布局更趋合理,有利资源利用降低成本,缩小三大差别,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如果没有三线建设,为国家提供的安全保障不说,东西部差距在当时也不会很迅速地缩小,东西部差距的无限扩大始于何时——精英们恐怕又会说:“改革”,让西部地区做出“牺牲”付出“代价”也是“正常”的……

票 证 年 代——短缺时代的票证,曾经是最令人垢病的。殊不知那是最人道最公正的举措:大家人人平等,(包括阶级敌人),每一个老百姓决无买不起食品,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之虞,保证了所有人的基本生存、教育、健康权——哪里出现过“收到录取通知书父母自杀看不起病等死讨不到工资卖肝卖肺” 的现状?!
我们现在动辄就说那时“缺吃少穿”不如现在好,其实不是那时不好纯粹是我们的判断错误:一是你怎能说二十岁时这般高就嘲笑十岁时那么矮?有些东西是时间的结果,不是个人的对错,要比应该这样比——如果按那时的举措也走到今天,我们会不会还“缺吃少穿”?恐怕不会!说不定还杜绝了前“腐”后继,假冒伪劣,两级分化,“五毒”之害;二是忽视了“前因后果”的联系,如果没有那时奠定的强大的工业、农业、科技、国防、教育、外交等方面的基础,没有那时的高积累,我们的“改革开放”能正常起步吗?再说搞轻工业见效快,在国家安全无忧之下生产吃穿用品很快即能“琳琅满目”供大于求,如果不是弱智或别有用心,谁能说能造出火箭卫星的时代就生产不了裤子,矿泉水!……“不知感恩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我们永远没有理由割断历史甚至全盘否定历史……
在“精英”们说“改革要有代价”,要“买断工龄”、“牺牲3000万老工人”。说是治病救人,治来治去把活人治死了;说是改善国有企业,改来改去把国有企业改没了。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来二去变成了“让一部分人先穷起来” 。既然号称“精英”,不会不知道一生低工资待遇的老工人们能有多少积蓄吧?不会不知道对年迈体衰的人“自谋出路”意味着什么吧?不会不知道在人家丧失劳动能力时把人家一脚踢开等于让人家几乎死路一条吧?这种馊主意也是“与国际接轨”的产物?你倒是去跟美国人说说试试,让美国人挑选个成百上千万的人去为个什么神圣的借口做牺牲,看会是什么结果。
社会的发展如果是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和子孙后代的利益来滿足少数人眼前的欲望,这种发展就不是一种进步而是一种倒退。人类社会历史证明,古往今来,只要有一小部分人打着各种名号想要骑在大多数人头上作威作福,以所谓的威权来奴役、压榨大多数人,不管他们的名字是叫作帝王将相、奴隶主、地主、资本家还是核心或精英,他们都必将遭到大多数人民的反抗。
让少数人为多数人牺牲是正义,让多数人为少数人牺牲是卑鄙。曾几何时,有钱让少数人迅速暴富,没钱为多数人提供起码的生存条件,还恬不知耻说这是“改革的代价“,这不是杀贫济富,颠倒黑白又是什么?过去的制度是低工资,终身制,人尽其能,老有所养,换取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发展。人家尽了义务,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国家。等轮到国家尽义务时,“精英”们却主张来个翻脸不认帐,“买断工龄”,一脚踢开。按社会主义的道德标准看,这是置人民生死于不顾;按资本主义的道德标准看,这是违约赖帐。
不是要“稳定压倒一切”吗?一下子剥夺几千万人的基本生存保障,这是在制造稳定还是在制造不稳定?买通地方官吏低价甚至无偿剥夺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去搞房地产投机,却把农民变成了“做工没有岗,种田没有地,低保没有份”的无业游民,不得不要么廉价出卖劳动力,要么流离失所。这是在制造稳定还是在制造不稳定?
封住别人的嘴巴,并不等于自己就是正确的——改革 没有反思和纠正的机制,所以会出现诸多失误乃至失败:在一些人心目中,改革只能“深化”不能调整、只能颂扬不能批评、只能拥护不能争论。改革只能由少数人说了算,而广大工人农民只有被“改革”的份,却没有对改革的内容发一声问的权力。更有甚者,改革只准改社会主义的部分,哪怕是先进和合理的部分;不能改资本主义的成分,哪怕是落后和腐朽的成分。对于改革的失误不能仅仅责怪“精英”的误导,更应该检讨脱离广大群众、依赖少数“精英”的用人路线。

阶级斗争年年讲——回避得了吗?现今的腐败剥削,对弱势阶层的挤压,是不是阶级斗争的表现,西化与资本主义是个什么概念?说到不自由,那时有学好行好的自由,确实没有学坏行坏的自由,整个社会的是非观荣辱观一目了然,不论处在哪个阶层的公民都奔着一种做人行事标准:“三老四严”、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效力!阶级斗争的弦——让人们以劳动为荣、以诚信为荣、以光明磊落为荣、以为人民服务为荣!如今,阶级斗争不提了,人们看上去是自由了,可以自由流动,也可以自由作案;可以自由造假也可以自由走私;可以自由弄权谋私,也可以自由拖赖工资……一句话,有权有势、有钱有胆的人自由得很,反之老实人穷人遵纪守法的人,其自由度却受到了限制——黑社会、暴发户可以搞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可以跟公安示威叫板,可以整得正直的政法干部到处躲 ;而你如果举报贪官老板违法犯罪,断你生路算是轻的,像郭光允那样被整得苦海无边、打得皮开肉绽乃至雇凶暗杀都不会是独一无二!

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无时不为人民着想,他说: “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份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做大官了,要保护大官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利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 让某些心术不正的官员夹着尾巴做人,而非任由他们飞扬跋扈、肆意横行——难道也错?看看如今一批批的贪污腐败份子都出自哪里?想想毛泽东说过的话,我们还不楚清谁才真正是人民的代表?!
当年,毛泽东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质是劳动者即无产阶级拥有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力。必须相信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以民主的手段自下而上地揭发和消除党和政府以及社会上的黑暗面,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社会主义民主形式,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毛主席从来不怕人民揭短指错——可不像某些既得利益者连正常的“反思”都急得直跳 ……心底无私天地宽,如果干的是好事,还怕谁来“反思”“否定”?!
一九六六年的文化革命,是在世界范围内两种社会形态发生很大变化,世界进入大动荡、大攺组、大分化阶段发生的。这个时期的突出表现是东西方的政治方向转换。对东方传统社会主义而言,普遍向资产阶级投降,向资本主义靠拢,匈牙利事件、南斯拉夫变质、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大量的事实证明——社会主义的成功,光有生产资料的变更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革命。
……这些,是否才是文化革命的真正内因、外因?!
人们更应该尊重历史:当年开展文化大革命,其决议是通过中央全会的,是全国人民共同参与的——所以在《历史决议》中你搜不到“全面否定” “十年浩劫” “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等恶语中伤的词汇!还有一个历史事实也不能不“揭密”——文革伊始,是谁自作主张向高校大派“工作组”? “工作组”又是干什么的?谁把青年学生打成“反革命”抓起来、关起来???1966年8月21日、22日,为此,中央不得不发布《绝对不许动用部队武装镇压学生运动》和《严禁出动警察镇压学生运动》的“两条通令。
是的,文革里有一批干部被冲击被批判被下放还出现过武斗等局部问题,但那很快在“解放干部” 、“抓革命促生产” 、“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措施后扭转——文革中受损害的不管从数量上还是群体上说都只是极少数,但所有人的思想都在某种程度上得到净化——特别是官僚主义、以权谋私、自私自利、封建迷信以及各种丑恶和不道德的思想言行。
说文革年代“残酷迫害知识分子”,毛泽东却无数次强调“团结绝大多数人”、“给出路”“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即使是“阶级敌人”的家属子女也不例外;说毛泽东时代“专制独裁不民主”——那时却可以开展批评自我批评; 毛主席还在九届一中全会上(1969)强调: “(对隐藏在工厂里的国民党残余)做了坏事的。要分别几种情况。做坏事的,也要分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他现在检讨得好,那还应该让他工作,当然不是给领导工作。不让这些人工作,他在家怎么办呢?他的子女怎么办呢?”……这么做,比起现前那阵 “砸三铁”“下岗”“炒鱿鱼”“血汗工厂”“黑心矿主”,谁更仁道?“精英”“老板”的“砸、炒、黑”与毛泽东的 “教育”“改造”, 谁更仁道?
说文革年代“残酷迫害干部”,毛泽东曾不止一次指示:“至于犯走资派错误,那更不要抓。工厂里头,要让他工作,要他参加群众运动。人家犯了错误,无非是过去犯的,或者加入国民党,或者做了些坏事,或者是犯了最近一个时期的错误,就是所谓走资派,要他们跟群众一道,如果不让他们跟群众一道,那就不好了。” “我相信过去犯错误的一些老同志”。
对文革中某些干部受冲击的事态,毛泽东有个解释:“有些干部为什么会受到群众的批判斗争呢?一个是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群众有气。一个是官做大了,薪水多了,自以为了不起,就摆架子,有事不跟群众商量,不平等待人,不民主,喜欢骂人,训人,严重脱离群众。这样群众就有意见。平时没有机会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爆发了,一爆发,就不得了,弄得他们很狼狈。”
说文革“破坏文物”,例如:历史上封建皇帝经常出游,在出游的地方建有很多纪念标志,但是这些标志在“五四”以后的反封建运动中被毁掉了,而大家都认为这是合理的,因为我们需要的世界是一个民主而不是封建帝制的时代,保留那么多皇帝的“圣迹”干什么?。同样,历史上中国妇女被中国知识分子鼓吹的礼教残酷迫害,那么多“贞洁牌坊”就是中国妇女的真实血泪历史的见证,但是这些牌坊以及其它宣扬封资修的有碍社会文明的遗迹在“五四”后也大部分被推倒——而这些,与后来“市场”下不断出现的盗窃走私真正意义上的文物的惊天大案相比孰轻孰重、能否相提并论?……
——如果有朝一日国家能够把这些所谓精英“痛斥文革”的“功臣”背景资料、包含他们在文革中的表现毫无保留的亮出来,人们说不定就会发现他们对文革的热情可能比谁都疯狂……
人们最关心“文革”时期的国家经济发展,《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读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仍然保存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还在进行,我们的国家仍然保持统一并且在国际上发挥重要影响。这些重要事实都同毛泽东同志的巨大作用分不开。……粮食生产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工业交通、基本建设和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了一批重要成就,其中包括一些新铁路和南京长江大桥的建成,一些技术先进的大型企业的投产,氢弹试验和人造卫星发射回收的成功,籼型杂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广,等等。《决议》中搜索不出“全盘否定”、“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等词语。文革时期是新中国外交上最辉煌的时期(据中央电视台),如获准进入联合国并担任常任理事国,与一百多个国家建交,世界三鼎足之一。文革时期的科技,依中科院世纪末统计,千年重大科技成就,文革十年最多,有氢弹、卫星、胰岛素、杂交水稻、哥德巴赫猜想等,神州号的主要关键技术也是那时的。军事上打败了美苏、南越,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当时社会安定,据中央政府统计数据显示,经济几乎年年高速增长。
什么是“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当时没有企业破产或不景气, 没有工人下岗失业, 没有发不出工资, 没有通货膨胀, 没有银行不良资产, 没有内债外债, 工农业产品产量和财政收入都大幅度增长, 世界上哪有这样的“濒临崩溃”?1979年全国人均占有粮食684斤, 这比2003年的人均数量还高
曾听到一位经历过文革的退休老人说:那时全国学生的“破四旧”,几乎没有人看到资本家家里成捆的钞票和金砖金条时想到占为已有;“大串联”时,也没有现在这样治安案件不断(尽管现在的警力比那时强上十倍);即使在派性顶峰时的“武斗”,似乎也不同于今天贪官与黑道勾结的阴狠……。其对时下世风的失望和愤慨溢于言表。还有人说:那时可没有拖欠工资、没有两极分化、没有假冒伪劣、没有剥削、没有贩卖活人、没有买官卖官、没有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的“三座大山”、没有……
“文化大革命”之所以有争议,而且被“彻底”否定,有学者认为:其核心无非是这场革命,触动到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且不允许有既得利益集团出现。由此也可以看出“无产阶级的继续革命”是没有错的。现实也告诉我们,这场革命被一些人“彻底否定”,正是后来贫富两极分化、“公仆”腐败堕落、社会风气败坏的前因后果——遗憾又憋屈的是:少数别有用心之徒种下的苦果,却让广大劳动人民与正直之士去品尝!
某些借口否定“文化大革命”实质企图全盘否定毛泽东的人,其实他们并不真正了解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毛泽东!更不了解全国人民对自己的领袖的那份真情!在他们看来,既然“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毛泽东就无功可言!所有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就都是有罪的——只有他们这些“精英”例外!其实,当时的“红卫兵”(现时的“父母辈”“爷奶辈”)全国何止几千万!当时有几个中国人没有喊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打倒走资派”等口号——包括“走资派”自己?再如:开除刘少奇党藉的决定在中央全会通过时,据传中央委员中只有一个人投了反对票……文革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资产阶级的剥削神经,冲击了官僚主义,冲击了一切腐朽落后的思想意识,如果广大人民压根就认为是坏事,能那么广泛,那么经年,毛泽东逝世时,全国人民能那么发自内心的痛哭流涕?难道人民群众神经都有问题不成?!
反思文革,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在总结历史教训的同时,认真地反思自己。我们不妨学习巴金老人、学习道德风范裘法祖先生——不是泄私愤而是检讨自己有没有错?: ——2001年获得国家“医德风范终身奖”的医学泰斗裘法祖教授,他对文革中挨批斗并不怎么介意,反而当着亿万电视观众的面检讨自己“曾很傲气,底下人做错事我就骂人”(—那意思颇有点被别人整一整是应该的)。他还说:尤其是作为一个医生善待病人不够,自己很内疚。他并感谢“文革”中有人宽容了他,甚至在他挨斗时拿凳子让他坐下……;上海青年报在纪念巴金101岁生日时报道说:很多学者对文革经历的遭遇始终耿耿于怀,但巴金却勇于从自身找问题,从自我思想开始解剖。巴老在《随想录. 解剖自己》“难道我就没有责任!” “在那个时期我不曾登台批判别人,只是因为我没有得到机会”
邓小平说:关于文化大革命,也应该科学地历史地来看。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49页) 他还说:“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 。所以《历史决议》否定“文革”,应该说否定的是文革期间一些与文革初衷背道而驰的错误做法,否定的是各类坏人在文革期间的破坏捣乱,而不是否定文革的初衷,否定文革中发生的一切;更不是否定毛泽东……由此亦可见:“全盘否定”既非科学也不是正确的历史观!我们也完全没必要要谈“文”色变!历史就是历史,不管它是怎样的历史。我们都无法否定和回避。今天的时代,都是历史的延续——今天是明天的历史,明天是未来的历史。对历史,不能仅凭个人感情或阅历去一概而论,应当跳出个人恩怨的是是非非,站在历史国家民族与人民的角度去评价,才能比较客观公正。

从1949年到1976年近30年间,中国这一时期的现代化建设毕竟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构成了中国整个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阶段,并为下一个阶段的现代化建设奠定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物质与社会的基础。直到改革开放的今天,我们还在享用。正如《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指出的那样:“我们现在赖以进行现代化建设的物质技术基础,很大一部分是在这个期间建立起来的;全国经济文化建设等方面的骨干力量和他们的工作经验,大部分也是在这个期间培养和累积起来的”。就连国外许多学者也都客观地承认这一点。“所有观察家都同意这一点,即1949年以来工业、采矿业和公共事业的发展都增长很快。……中国在发展工业方面取得的成就要比其他较大的欠发达国家如巴西和印度等大的多,而且这些国家还比较自由地接触到了外国的专长和技术,任意接受外国的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没有。” “在奔向现代化的竞赛中一再落后于日、俄之后,中国在50年代终于开始比她的两个领先的邻国跑得更快了。”
1949-1976的历史现在越来越清晰了——那是一个建设的、而非破坏的年代;一个理想的、而非庸俗的年代;一个高扬道德的、而非宣扬物欲的年代;一个人民民主自由、扬眉吐气的、而非少数人独裁专制的、人民为奴隶的时代;一个自力更生、敢想敢干的、而非洋奴哲学的、需要阿Q的年代;一个进取的创造了无数奇迹的、而非平庸的无所作为的年代。今天,“经济崩溃”被大家认识到是个弥天大谎、“闭关锁国”是无耻的栽赃、“迫害知识分子”是知识分子小流氓式的自我辩解、“文革为浩劫”则是哲学无能者的信口雌黄。
《人民网》发过一篇文章,标题是《各国精英对毛泽东的评价 》,其中提到 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说: 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主要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在毛泽东身后的时代里,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记录的污点吹毛求疵,而缄口不提当时的成就已然成为一种风尚——深恐提及便会被视为对毛泽东时代的辩护。然而,对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即毛泽东时代在促进中国现代工业改造——而且是在极为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下做的——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不就等于是为历史作非分的辩护。
总有一天,这个民族的良心将会发现:我们曾经拥有过那么扬眉吐气的日子。一个旷古未有的伟大的民族英雄,以压倒一切敌人的气概,洗雪了1840年以来的所有耻辱和悲伤。从董存瑞到黄继光,他们证明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总有一天,这个国家的的历史将会记载:我们曾经谱写过气壮山河的诗篇。一个农民的儿子,在一块农业国的土地上,用社会主义创造了属于全体人民的工业农业体系。从钱学森到王进喜,他们证明了:社会主义建设者,第一次把谋生的劳动变成了光荣。
总有一天,中国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