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光明日报》

穆 欣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也是伟大的新闻战士。他最善于运用报纸团结人民,指导工作;他十分重视舆论的作用,关心党的新闻事业的发展。他的新闻实践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楷模。他所撰写的新闻、评论作品,许多传诵一时的名篇,都是我们新闻工作者观摩学习的范文。当我们隆重纪念这位历史巨人百岁华诞的时刻,缅怀他的新闻实践,他在生前对新闻事业的关注,许多往事涌上心头。

   自从我投身党的新闻工作,不论是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还是建国以后的建设年代,毛泽东对新闻工作的谆谆教导,始终是指引我们前进的灯塔。从1957年开始,我在《光明日报》工作十年。这个报纸经常得到毛泽东同志的亲切关怀,并且有幸多次得瞻他的风采,聆听他的教诲。尽管时间过了很久,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一

   1959年2月,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位负责同志的电话,索取2月1日的《光明日报》。给他找来的报纸还没有来得及送走,接连又接到其他许多同志打来同样意思的电话。原来,这天报纸的《哲学》专刊第174期上,发表了北京大学哲学系三年级学生曹家铸写的一篇文章:《黑旋风为什么斗不过浪里白条?——谈事物的条件》。毛泽东看后认为写得好,在一次会议上推荐给大家看。因为前来索取的人数多,报社发行部门将留存的报纸全拿出来还不够,最后把印刷厂挑拣出来的、印刷质量不合格的“残报”也都送出去了。

   这篇文章是曹家铸下放农村锻炼后,在一个普及哲学知识现场会议上的讲话稿。文章借《水浒传》第38回《黑旋风斗浪里白条》的故事,从哲学上说明: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明显地受客观条件的制约和对条件的依赖性。同时指出,我们还要根据客观规律去积极地创造条件,“通过人的主观努力,促使事物的转化和发展。”

   在此之前,农村人民公社运动中刮起了一阵“共产风”。这篇文章就是联系当时出现的“共产风”,以黑旋风和浪里白条打斗的事例,谈到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受一定条件的约束和限制。“在条件还不成熟时,不要勉强去做那些只能在将来,在另一条件下才能实现的事。”当时“共产风”正是忽视了这一点,这样弄出来的不可能是共产主义,“倒是使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受到歪曲,庸俗化。”“在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了条件的重要性,以及事物对条件依赖的客观性。”世界上“任何事物的转化要有一定的条件,没有这一定的条件,事物的转化便是不可能的。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必须尊重这些条件,否则就会犯主观主义的错误,就像李逵一样,注定是要碰壁的。”

   因为这篇文章富于创见,文笔生动,发表又很适时,引起了毛泽东的重视。另一方面,毛泽东一向主张理论联系实际:“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他看到一位大学生经过一个时期的实际锻炼,能够写出这样生动活泼,深受农民欢迎的哲学文章,自然会非常高兴。

   二

   1961年11月25日,《光明日报·哲学》专刊上发表的哈尔滨工业大学一些教师所写的《从计划“积木式机床”试论机床内部矛盾运动的规律》一文,也引起了毛泽东的重视。这年8月,在哈尔滨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自然辩证法座谈会。提交会议的文章中,有一批是结合当时技术革新的发展而研究和写出的。“蚂蚁啃骨头”(小机床加工大机床),“积木式机床”,是当时引人注目的技术革新成果。这篇文章就是其中的一篇。毛泽东看过后,就让《红旗》杂志加以转载(载于1960年第24期上),并代《红旗》杂志编辑部给作者写了一封信:“中共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系机床及自动化专业分总支委员会同志们:看了你们在1960年11月25日《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文章,非常高兴,我们已将此文在本杂志上转载。只恨文章太简略,对六条结论使人读后有几条还不甚明了。你们是否可以再写一篇较长的文章,例如一万五千字到二万字,详细地解释这六条结论呢?对于车、铣、磨、刨、钻各类机床的特点,也希望分别加以分析。我们很喜欢你们的这类文章。你们对机械运动的矛盾的论述,引起了我们很大的兴趣,我们还想懂得多一些,如果你们能够满足我们的(也是一般人的)要求,则不胜感激之至。”(信末原署“毛泽东,1960年11月26日”—可见毛泽东是此文一发表他就看过,第二天就写了这封信的;后来改署为“红旗杂志编辑部、1960年12月6日”。)这封信当然给作者们很大鼓舞,他们按照信的要求写了第二篇文章:《再论机床内部矛盾运动的规律和机床的“机床化”问题》。《红旗》在1961 年第9、10期上发表。

   毛泽东对这篇文章的推荐和他以《红旗》杂志编辑部名义写给作者的信,不但激励了文章的作者们,也使我们报社编辑部的同志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三

   《光明日报》以知识分子读者为主要对象,学术与文艺问题都是它的宣传重点。毛泽东倡导百家争鸣,鼓励不同意见的自由争论和自由讨论,认为这是发展科学的必由之路。遵照毛泽东的倡导,《光明日报》编辑部比较注意在版面上体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先后多次有计划地组织学术问题的讨论。这些讨论大都得到毛泽东同志的关注,他尤其关心自然科学领域的学术讨论。

   建国初期,因受苏联李森科发动的对摩尔根学派粗暴批判的影响,我国有关高等院校和研究机关,也曾用行政手段和政治压力取缔了摩尔根学派的课程讲授和研究工作,这个学派的一些教授、学者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毛泽东曾多次亲自纠正这方面的错误,批评了对待科学问题的简单粗暴的做法。1956年8月,中国科学院和高教部在青岛召开遗传学座谈会,各个学派的遗传学者在会上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取长补短。8月下旬至9月初,《光明日报》对会议作了报道并且发表了与会学者发言的详细摘要。

   青岛会议后,摩尔根学派在中国的代表人物谈家桢等来到北京。毛泽东曾在中南海怀仁堂听了谈家桢关于这次会议情况的汇报。他一边注意地听,一边不住地点头说:“应该取长补短。”同时鼓励谈家桢:“一定要把遗传学研究工作搞起来,要坚持真理,不要怕。”

   翌年,4月29日《光明日报》发表了摩尔根学派的著名学者李汝棋教授的文章《从遗传学谈百家争鸣》。他以亲身体会感到青岛会议贯彻执行百家争鸣方针取得了重大成果。

   毛泽东看了这篇文章,第二天写信给胡乔木:“此篇有用,请在《人民日报》上转载。”他亲自把文章题目改为《发展科学的必由之路》,还代《人民日报》编辑部拟了一个按语:“本报编者按:这篇文章载在4月29日的《光明日报》,我们将原题改为副题,作者换了一个肯定的题目,表示我们赞成这篇文章。我们欢迎对错误作彻底的批判(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