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毛主席的衣食住行

王保东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从1962年2月到1969年4月,我在毛主席身边当警卫员 。转眼间40多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日日夜夜,我就心潮澎 湃,思绪万千,好像又回到了毛主席身边。

  1961年4月,我带着我部各级首长的嘱托来到北京。在北京西郊进行了3个月 的训练培训后,7月7日,我被分配到中南海干部大队一中队一区队一分队,在毛 主席居住的丰泽园中的菊香书屋门口站岗。在一分队我呆了近一年,到1962年2月 ,我又被调到了二分队。二分队是机动分队,是跟着毛主席外出服务的分队。从 此,我也就成了毛主席身边的警卫员之一。

  刚刚分到一分队第二天,中队长丁钧便带着我们熟悉任务和地形。并给我们 分配了一个任务,让我们到毛主席住的地方去打扫卫生。一听说要给毛主席住处 打扫卫生,我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毛主席那里肯定很漂亮,我一定要看个够。 可是,当分队长周志良把我们带到毛主席住的地方时,我惊呆了:这是一个破旧 的小四合院,门窗的油漆已大部脱落,地面上铺的青砖有不少缺角少棱。看着我 们几个疑惑的表情,分队长就笑了:“怎么,不相信,这的确是毛主席住的地方 !”走进毛主席居住的房间,里面的陈设也非常简单,除了设在颐年堂的会客厅 有几只苏式沙发以外,再也没有像样的家具了。我不解地问分队长:“主席的房 子这么旧,怎么不修一修呢?”分队长说:“不光旧,还漏雨呢,只要一下雨还 得用脸盆接水,我们请示了好几次要修理,可是毛主席不同意,他说就这么住着 吧。”

  打扫完卫生,我久久不能平静,这是我第一次走近毛主席,我的心灵受到了 强烈的震撼。

  大约又过了一个星期,大伙提出,想到伙房看看毛主席平时都吃什么饭。毛 主席的伙房是不准随便进的,经过中队研究,决定一个班派一个代表到伙房去看 看,当时我又有幸成为我们班的代表。这天中午,毛主席开会还没回来,我们几 个代表就提前来到伙房,这时炊事员韩阿福正在摆放着做好的饭菜,我们几个一 看就愣住了,没想到毛主席吃的饭菜这么简单:一小盘炒空心菜、一小盘野菜、 一小块先煮熟然后又在火上烤的老玉米、一小碗米饭、三个用火烤熟的红辣椒。 看着看着,我心里直发酸,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没想到毛主席就是吃这样的饭为 国家日夜操劳的,他老人家还不如我们警卫员吃得好!

  看到毛主席生活这样艰苦,我们警卫员心里很不安,都为毛主席的健康担心 。大家商量着怎样为主席加点营养,又能让他接受。

  不巧一次我们几个警卫员在中南海河里提水浇菜(主席怕浪费,不让用自来 水浇菜),看见河边掉进去很多柳条,就下去把树枝捞上来,没想到树枝里竟然 夹着几只小草虾。我灵机一动,想起小时候用“罩”捉鱼的情景,于是,我们决 定下班后给主席捉虾。捉虾没有工具,我们便利用休息时间到香山割来一捆荆条 ,编了几个“罩”,里面装上一把稻草,放进从伙房里拣来的一些碎骨头,把“ 罩”放进河里。这样虾就钻进了“罩”里,第一天收获还真不小,捞了大半碗草 虾,经过护士长允许,送到伙房给主席炒了一盘。

  吃饭时,主席看多了一个菜,就问卫士小张:“嗯,今天怎么有虾吃?”小 张讲明原委,主席听了很高兴:“好,这是自力更生得来的,那我吃,请你代我 谢谢他们。”

  有一天,我们捉得虾特别多,差不多有一小盆。主席舍不得吃,说:“嗬, 这么多,今天我不吃了,请你们给朱老总、周总理送去,让他们也尝尝。”

  毛主席生活十分节俭,他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深深感染着我们。

  主席院子里的路灯,不准通宵亮着,主席说:“我身体还好,腿脚也利落, 走路不会跌腿,路灯全亮没有必要,关掉一半,省下电让工厂搞生产。”有时候 主席晚上出来散步,我们几个人先跑到前面把路灯打开,等主席走过去以后,后 边的同志再把灯关掉。

  主席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