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毛主席对人民卫生事业的关怀

在革命导师和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的前夕,我们原昆明军区卫生战线的部份老战士,怀着对毛主席无限崇敬与思念之情,自发地于12月24日下午在昆明市虹山南路军队干休所会议室,举行了以“缅怀毛主席对人民卫生事业的关怀”为主题的小型纪念会。到会的有来自12个军队干休所、云南省军区、云南省老龄委、省市两所卫生学校等16个单位的各个革命时期入伍从事部队卫生工作的离退休干部31人,目前仍然在位的卫生干部一人:还有特邀前来参加纪念活动的联勤22分部卫生生处的正副处长和成都军区机关第三门诊部主任等。云南日报社、云南人民广播电台、云南电视台、未来时报等新闻单位,闻讯都欣然派人前来采访报导。
纪念会于下午两点半正式开始,由主要发起人于泮池同志主持。与会同志在庄严肃穆的氛围中共同聆听了毛主席在建国初期几次重要讲话的录音剪辑之后,于泮池同志就这次纪念会的几个有关问题向大家作了说明。-是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主题?他说:众所周知,毛主席有关卫生工作的论述、指示、批示与题词,是毛洋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份;毛主席的革命卫生路线,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在医疗卫生领域里的具体体现。作为始终在毛主席这些重要指示和革命卫生路线指引下工作的我们,通过回忆几十年来在“为全体军民服务”和完成平战时部队卫生保障任务的历程,并联系当前医疗卫生领域里的实际,就必然会进一步加深对毛主席革命卫生路线的理解,进-步增强对毛主席的崇敬与思念之情,我们认为这便是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二是对毛主席有关于卫生工作的论述、指示、批示与题词,我们搜集与选择的仅是其中的一部份,进行这样的归纳也是很初步的,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八类或八个方面,其中“关于为大多数人民服务的卫生工作方向”是核心是根本,而其余各部份都是围绕与确保这个核心和根本的落实而必不少的经验总结。
原昆明军区后勤部卫生部部长曹瑞洪同志首先发言。他说,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我们党和军队的缔造者。他领导我们打败了了帝国主义,推翻了蒋家王朝,解放了全中国,又战胜了美帝国主义。正如歌曲里唱的:“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在长期革命和建设中为人民立下的丰功伟绩,我们怎样说也说不完道不尽,毛泽东的名字、毛泽东的光辉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树起的崇高威望,不管世间如何的变换都不会被人们所忘记。毛主席是当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典范,是勤俭建国的典范;毛主席是我们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
我们是毛泽东时代卫生战线上的老兵,缅怀毛主席的卫生路线,重温毛主席对医疗卫生工作的教导,感到非常亲切。毛主席的卫生路线,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重要组成部份;毛主席卫生路线的核心,是全心全意“为全体军民服务”和“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在这里我举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的例子,当时我在64医院当院长,有一天突然接到修建北庙水库的领导来电话,说他们那里大批民工误食野菜中毒,要求我院派人前往抢救。我立即召开院党委会研究,迅速派出了抢救组,可是到现场发现中毒病人太多,且病情太重,必须送院治疗。一个编制为200床位的驻军医院,面临突然间要收容530多名病人的艰巨任务,又是在没有上级指示的情况下,我们就是根据毛主席的教导,立刻在全院人员中进行总动员,全力以赴来组织与接受收容任务。轻病人出院,重病人集中,将礼堂、食堂改作了临时病房,动员机关干部、勤杂人员和随军家属都出来护理病人,大家日夜苦干,不怕脏、不怕累,发挥了吃苦耐劳的革命传统,终于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这件事使我深刻体会到,毛主席的卫生路线是力量的源泉,它有很强的号召力,工作有方向,说话有气魄,干起事来有无穷的劲头和力量。
第二个发言的是原15军与11军卫生战线的老战士吴金玉同志,发言的题目是“依靠多数人,为多数人服务”。他说,“依靠多数人,为多数人服务”,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也是指导我们医疗卫生工作为中国最广大人民谋利益的根本方针。新中国成立后,各级人民政府和广大医务人员,由于认真贯彻了这条方针,人民的卫生事业得到了迅速发展,人民的健康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例如,迅速消灭了严重危害人类生命安全的甲类传染病(霍乱、鼠疫、天花),短期内在中国大陆根绝了“黄、赌、毒”社会丑恶现象以及由此引发的性传播疾病,经过几年努力很快控制了流行猖獗的疟疾、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等;通过全民的除四害、讲卫生运动,城乡人民良好的卫生习惯逐步养成,各类疾病的发病率均呈明显下降;抗美援朝期间,依靠全体军民的力量,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细菌战;在城镇厂矿企业单位建立了医务室,在广大农村实行了合作医疗制,使工人、农民实现了“小病不出厂、不出村,大病能住院”的一套完整的初级医疗保障体系,有效地保护了社会生产力,从此,中国人在世界各国的心目中真正消除了“东亚病夫”这个耻辱称号。
然而,令人难以想像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迅猛发展的条件下,几十年来全国城乡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销声匿迹了;农村随着集体经济的发展而一度建立的合作医疗制解体了;由于卫生事业费投入太少(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全国卫生分配的公平性在世界排名中居188位,列倒数第四),而主要又用于城市(据有关资料显示,2000年80%的卫生事业费集中在城市,其中2/3又集中在大医院,新增卫生经费农村仅占14%,其中专项事业费又只占1.3%),因而不仅使一些传染病死灰复燃,而且使九亿农民和城市低保人群又落入“有病治不起”的景况。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提供的数据,目前我国享受医疗保障的人只占15%,而85%的人得不到医疗保障,“相当比例的农民不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去世,而是在自己家里挣扎着 咽气的”。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今年突入其来的“非典”暴发流行期间,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及时果断调整了国家卫生部的领导班子,并亲临一线指挥抗“非典”阻击战。前几个月吴仪副总理又到云南安宁的合作医疗点检查指导,不久,中央又召开了全国农村合作医疗工作会议。我认为这既是对毛主席革命卫生路线的继承和发扬,又是为中国最广大人民谋福利的具体体现,也是全国农民的热切期望。
第三个发言的是长期在军区卫生部工作后转业地方的离休干部吴葆羽同志。他说,